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作家 > > 反腐小说作家周梅森:我认识的很多官员都“进

反腐小说作家周梅森:我认识的很多官员都“进

发布时间:2017-08-12 09:36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谈到激愤或兴奋的地方,作家周梅森几次猛地站起来,情绪高昂,边说边来回踱步。

周梅森以《人间正道》《绝对权力》《国家公诉》等政治小说闻名。2017年1月,他出版小说新作《人民的名义》,继续描写中国当代政治。而他上一部小说《梦想与疯狂》出版,已经早在2009年。

因曾在政府挂职,并与一些官员多年交往,周梅森得以了解官场运行的逻辑。而很多熟识的官员犯下错误,以致锒铛入狱,他也深为惋惜。在新作中,他借由虚构的H省,写出了自己七八年间的观察和思考。“各地反腐风暴愈演愈烈,H省平静异常”,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侯亮平去该省办案,风声走漏,目标人物逃跑。由此,他接触到曾是自己老师的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分别担任省公安厅长和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的两位同学祁同伟、陈海,以及能干却跋扈的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逐渐发觉省内官场的许多“潜规则”。以侯亮平办案为线索,小说写到H省的众生相,诸如已升至“副国级”的老书记赵立春留下重重积弊,新任书记沙瑞金与贪腐势力较量,基层工厂产权问题引发司法腐败,激发群体事件,贻害民众。从上到下种种情状,都令读者感到似曾相识。

小说里的故事看似夸张,但许多是周梅森亲眼所见。借人物之口,他解释了书名的两种含义:一种是坚实的政治信仰,另一种则是以“人民”为矫饰,谋取私利。

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也拍出来了,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组织创作,已经于2月9日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预计近期播出。

1 如果我是他,可能也会掉进陷阱

南方周末:大概有八年,你没写政治小说了。

周梅森:我一直关注中国政治生态、社会形态。2008年,我的最后一部这类小说叫《梦想与疯狂》,后来不是没做,实际上写了三部,但都没写完。除了这一部,还有一部叫《天凉好个秋》,现在也是十来万字。我写的政治小说非常多,写了腐败愈演愈烈,世道人心越来越坏,没有信仰,有一些很熟悉的人腐败掉了,都是非常能干的人,想想真是可惜,能人腐败啊!

南方周末:有没有典型的例子?

周梅森:比如曾在我们江苏宿迁的仇和,多能干的一个人啊。也没能抵御住私欲,《南方周末》报道他,我几乎都看,非常真实全面,而且深刻地写出这么一个人物——孤独的前行者。他后来调去云南,当昆明市委书记,希望我去看看,我一直忙,没有去。他出事以后,我就问自己:如果我是仇和,会不会掉进这种私欲的陷阱去?

我不敢替自己打包票,也不相信别人的信誓旦旦,因为各地的一把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在当地都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长期拥有这种不受制约的权力,人的心态和行为很难不受到腐蚀,而大刀阔斧干事的人一般都会有个特点,那就是作风霸道,这是个双刃剑,一方面是能成事、敢负责,另一方面就是权力不愿受制约,就容易出事。现在腐败有一个重大特点,就是能人腐败。

我对这种腐败落马的干部是很惋惜的,我不愿把他们描写成魔鬼,其实他们也不是魔鬼,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更想展示他们最后是怎么走到这么一步的,也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展示让更多人意识到,尤其是权力不愿受制约的官员们意识到,这种不受制约的权力对他们自己、家庭并不是什么好事,许多家庭可以用“灭门”来形容,很悲惨。

南方周末:因为什么契机,你写完了这部小说?

周梅森:这部小说我写写停停是因为我很困惑,我问自己,写这些政治小说真能反腐吗?我的政治小说越写越多,而腐败依然存在,有的官员在用权上甚至都懒得用面纱遮一下,简直就是对我们写作者的嘲讽,我失望透了。再者,世道人心也让我灰心,腐败仿佛已成了一种文化弥漫在我们周围,不管大权小权都用来谋私利,太可怕了!所以,两年前,高检的同志找到我,希望我出面写反腐,我回绝了,当时心情也比较灰,正打着官司,一直愤怒着。

现在想想竟要感谢这场官司了,没有它,就没有现在的这部《人民的名义》。那时我卷入了2014年民营企业倒闭潮,我隐名持有的徐州当地一家银行的股权,被代持的民企朋友违规抵押了,他资金链断裂,银行要收股权,而手持股权证自以为高枕无忧的我就此卷进了两年多的股权官司,它让我深刻地了解了中国地方经济的乱象,对人性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而这场股权官司就此走进了《人民的名义》,我就是小说和电视剧里股权被卖掉的倒霉的大风公司的工人们。我和工人们一样,陷到这个官司里面去,此前几十年赚的钱损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