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作家 > > 一个把小说写成文学批评的“狡猾”作家(2)

一个把小说写成文学批评的“狡猾”作家(2)

发布时间:2017-11-22 17:15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在皮格利亚被贴上的诸多标签中,最常出现的无外乎两个:“后爆炸”与“后现代主义”。皮格利亚引起文学批评界关注时,已经是拉美文学“爆炸”辉煌年代之后了;皮格利亚小说在形式上的大胆玩法,让读者觉得很“后现代”。我们对后现代文学的惯常认识是:碎片化、解构经典主题、摈弃宏大叙事……可是,在皮格利亚的小说中,我们还是能读到一个看似完整的故事,看到作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触及宏大的主题。唐纳德·L·肖在论及拉美“后爆炸”文学与“后现代主义”文学时就显得特别谨慎,在他看来,不管是以何种概念界定《百年孤独》之后的拉美小说,在这些小说中,实验性和政治承诺之间并没有严格的分野。也就是说,文学形式的创新和对社会政治现实的关注可以同时存在于作品中,正如皮格利亚所做的那样。在《艾达之路》中,皮格利亚虚构了一篇《关于科技资本主义的宣言》,然后又以研究者的理性客观视角介绍和评论这篇宣言,这是一种表演呢,还是作者对一些重大的时代主题的真实想法?我选择相信后者。这篇宣言的发出者应当看成是伟大的革命斗士还是可恶的恐怖主义分子呢?读者可以自己去判断。

博尔赫斯认为,阿根廷作家无需为在作品中设置多少阿根廷地方特色而操心,因为西方文化的传统才真正是阿根廷文化的传统,阿根廷作家完全“能够洒脱地、不带迷信地处理一切欧洲题材”。以此来看,皮格利亚真的是博尔赫斯的好学生。《艾达之路》写的是发生在美国的故事,叙事者既能以外来移民的眼光批判性地审视美国的社会现实,又能毫不做作地像一个美国本土作家那样重构美国激进年代的历史记忆,反思英美文学经典,甚至能秀一把美式幽默。

如果说“后现代主义”文学对应的是后工业时代的西方社会,是对“晚期资本主义”生产消费模式的回应,那么这部讲美国故事的《艾达之路》还真的要比那些讲拉美故事的拉美文学更有资格步入“后现代主义”。总之,对于皮格利亚来说,“拉美文学”或“后现代主义”的标签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探索小说表现形式的第N种可能,以及以文学介入社会现实、思考人类命运的伟大使命。对于初次接触皮格利亚的中国读者来说,种种惊喜或可浓缩成那句面对伟大作品时的经典反应:“原来小说还可以这么写!”

本版供图/小艾

(原标题:一个把小说写成文学批评的“狡猾”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