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作家 > > 莫言:伟大史诗小说作家需要胸怀

莫言:伟大史诗小说作家需要胸怀

发布时间:2017-12-07 17:23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莫言:伟大史诗小说作家需要胸怀

昨天,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光荣序列—著名军旅文学作家访谈录》在北京图书大厦首发。该书收入29位著名军旅文学作家传记类访谈录,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茅盾文学奖得主周大新、徐贵祥、柳建伟、麦家,著名作家乔良、都梁、王树增、王海鸰等,展现了其人生与创作观念。

对熟悉的作家有新认识

该书源自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刘慧在广播中的系列访谈。在昨日首发式上,以《亮剑》等作品为读者熟知的都梁表示,该书让读者了解作家这些藏在幕后的人,让别人知道作家们自己的历程和故事。空军少将、著名作家乔良表示,作家们在谈话中,把自己的人生、创作,创作中的艰辛、坎坷讲述出来。作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验,重复别人的人也不会是一个好作家,那么一个作家为什么成为这样一个作家,另外一个人为什么成为另外那样一个作家,就是因为他们人生道路、人生际遇、人生追求的不同。每个作家的这些方面都在书中展现得淋漓尽致。书中有一些他自认为很熟悉的作家,在看了他们的访谈后也有了新的认识。

关注莫言 延伸至生活

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引发社会热点后,业界及读者对作家的关注点也有所延伸,其中就包括作家的人生经历、生活观及创作观等。书中,莫言在谈及少年生活时讲道,他小时候特别怕他的父亲,因为他在外面应对着整个的社会,回家的时候他筋疲力尽,情绪极其恶劣。“我完全理解父亲,那我们对他就是敬畏。”不过,随着社会的这种环境逐渐变好,父亲的情绪也是越来越好。到了父亲晚年,“他经常给我讲很多故事,讲战争啊,讲他亲身经历的一些历史事件。”

在谈及属于莫言的“文学地点”高密东北乡时,他说道:“真实的高密东北乡,跟我小说里展示的高密东北乡区别非常大,地形地貌、山川河流都是这样。”“故乡的概念就是开放的,它已经没有界限了,某种意义上它就是一种符号。”“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时候,确实有一种想以乡村文明来对抗都市文明,当然这是通过这种乡村人进城之后,对城市的格格不入和跟城市的这种紧张关系表现出来的。那么后来我想我的写作实际上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乡土,这个乡土已经变得开放了,这个乡土实际上已经在逐渐地模糊,是城市与乡村的混合体。”

此外,对于我们的军事文学创作,莫言在书中讲到,我们的军事文学确实没有一部像《战争与和平》或者《静静的顿河》这样的伟大的史诗小说,这个原因非常复杂,比如要写这样宏大的历史叙事,就是自己一定要有这样的胸怀能够包容,你没有这样的高度,没有这样的胸怀和眼光,那你再怎么写,事件再大,人物再多,依然是写得乱七八糟,篇幅再长也没有用。此外他还表示,现在已经不是能够产生这样长篇史诗小说的时代了,因为他们已经做到了极致。“我觉得现在我们必须走自己的道路。”

晨报记者 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