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作家 > >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

发布时间:2018-02-11 17:58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

动画电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

鉴于国产动画片的剧情及画风整体过于低幼,国内诸多成人观众眼里的动画片,不过是孩童自得其乐的视听“玩物”。但国外经验告诉我们,动画片早已不是儿童的专属。近两年在中国上映的美国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公牛历险记》等等,皆用票房与口碑的双赢说明成人群体难抵动画电影的“诱惑”。

究其原因,优秀的商业动画电影除了能够制造合家欢的“笑果”,在对人类、神灵、动物、景物的生死探寻上,比起真人电影更具优势。宇宙万物之间的无障碍沟通,不断刷新人类想象力的阈值,亦一次次让观众相信人类总有走出生命困境的希望——全球范围的种族平等、性别平权、暴力犯罪、家庭危机、环境污染、科技深渊等问题,放置在动画电影里探讨,总让人错以为“一切都好商量”,进而获取继续前行的动力。

美国迪士尼、皮克斯、20世纪福克斯等厂牌近些年制作的动画电影,多数走的便是让大人小孩一边放声大笑,一边轻松接收“真善美”信号的路线,本质上与米高梅打造的经典动画剧集《猫和老鼠》如出一辙。但美国商业动画片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之外,欧洲、日本动画电影也一直用独具民族特色的艺术性和对社会症候、人类生存更为深入的思考,与之分庭抗礼。而“大”字头的中国动画电影的陆续公映,也表明中国动画人正在从自身的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打量脚下赖以生活的土地。

比真人电影更让人回味

动画电影一如真人电影,身兼“大娱乐家”与“思想者”两种身份这点,透过不久前揭晓的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影片可见一斑。分别由迪士尼联合皮克斯、20世纪福克斯联合梦工厂、蓝天工作室制作的《寻梦环游记》《宝贝老板》《公牛历险记》三部美式动画电影,将与《至爱梵高》(英国联手波兰制作)、《养家的人》(爱尔兰、加拿大及卢森堡联合制作)一起竞争小金人,结果是否美国战胜欧洲(被视为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风向标的全球动画电影盛事安妮奖,刚刚完成第45届的颁奖,《寻梦环游记》一举摘得13项提名中的11个奖项,包括最佳动画长片、最佳导演等,刷新安妮奖历届纪录)并不重要,五部不约而同聚焦作为社会基石的家庭的动画影片,比真人电影还要让人回味才是关键。

《宝贝老板》用造型呆萌的人物,讲述7岁的男孩与初生即成为公司大老板的弟弟如何争夺父母之爱,道出家长与孩子的相处之道。《寻梦环游记》借由坚持音乐梦想的男孩在阴阳两界的穿梭,说出温情和睦之家对孩子成长的助力作用,与《至爱梵高》中自小缺失父母关爱的梵高的成才之路构成对比。《公牛历险记》里不爱武斗爱鲜花的斗牛自小到大品性善良,他在小伙伴们的帮助下,从小家庭的伤痛记忆中走出,最终构建人与自然友好相处的大家园。《养家的人》则以塔利班控制地区阿富汗女孩养家糊口的艰辛,指出地球这端的“几家欢笑”连着那端的“几家愁”。

更为重要的是,几部影片的主题无论活泼还是凝重,偏重娱乐或者思考,创作者的视域都是超越国别甚或时代的。《公牛历险记》改编自美国作家曼罗·里夫的儿童文学《爱花的牛》,原作1936年出版之后,一度因为西班牙斗牛身上的女性特质被视为禁书,可是放在今天,这头饱受欺侮却始终不以强壮身形以牙还牙的斗牛,看向的自然是地球上那些与众不同、渴望与周遭和平共处却总难如愿的人们。同样由文学而来,根据加拿大女性作家黛博拉·艾里斯的小说《帕瓦娜的守候》改编的《养家的人》,某种程度上可视为获得2007年戛纳电影节评委团奖的动画片《我在伊朗长大》的“阿富汗版”,是女性拿柔弱之躯与刚性战争的无奈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