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作家 > > 发现“非遗”之美

发现“非遗”之美

发布时间:2018-02-25 17:22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 继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是时代的主题,也应该是作家的担当。小说恰恰在这一问题上表现出它的独特性,因此具备了很高的“含金量”

☞ “非遗”其实与普通人可以紧密相连,甚至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作为重要的历史发展见证和民族情感纽带,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加强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其生存状况受到了很大冲击。如何让“非遗”再度走进公众的生活,重新焕发出崭新的生命力?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邀请到了第四、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曹纪祖、中国文物学会理事蒋铭、杜甫草堂馆长刘洪、四川成都市青羊区残联公益人士任易、“独臂绣娘”陈再英等人,请他们分别从“非遗”的时间、空间、人文三个维度,深入解读如何以文化媒介助推“非遗”的传承与保护。

时间之美——

“非遗小说”,开辟文学新题材

问:我手上的这本《蜀盐说》,是由著名作家、资深媒体人刘裕国老师花费了4年时间领衔完成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介绍了一项意义重大却鲜为人知的“非遗”——卓筒井。作为“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世界近代石油钻探之父”,诞生于北宋庆历年间的卓筒井,带动了蜀盐的大行于世,直接推助了川菜的繁荣发展,并深刻影响到近代地质钻井以及能源工业开采。在长篇历史小说《蜀盐说》倾力挖掘之前,这一段赫赫有名的历史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您能否介绍一下故事的“主角”——卓筒井的基本原理以及历史影响?

蒋铭:“井”的渊源,伴随着中华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一直不曾断绝。这一简单的挖掘行为,是人类早期最伟大的生产力创举之一。“盐”是百味之王,诱人之白金,从诞生之日起,它就作为重要的民生之本,渐渐演化成重要的战略物资乃至立国之本,甚至引发了一系列战争。传说南方的蚩尤举全国之力攻打北方的黄帝,即是为了夺取山西运城的盐池。古代蜀国去海苦远,再加上蜀道崎岖,盐尤为稀缺,这一窘境随着卓筒井的诞生得到了极大缓解。

卓筒井位于四川省东部的大英县,它是用椎架子套铁质圜刃钻头、以冲击式方法向地下深处开凿的盐井,是人类发明最早的小口径钻井技术。卓筒井有技术先进、开凿时间短、占地面积小、易于开凿、便于掩藏以逃避课税等优点。它一经问世,就迅速推广开来,大大促进了宋代盐井生产。据南宋绍兴二年(1132年)不完全统计,“凡四川二十州四千九百余井,岁产盐约六千余万斤”。

卓筒井开西方绳式顿钻钻井技术的先河,揭开了人类向地下深处探寻宝藏的序幕。这种钻井技术的发明,不仅极大地提高了井盐生产的水平,更重要的是,人类在开采盐卤的过程中,发现了深埋地下的油气资源。它加速了人类文明历史的进程,加快了整个人类社会的经济迅速发展,促使了现代石油化工、航空、汽车、电力等多种工业的兴起。它与火药、造纸、印刷术、指南针一样,对人类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问:目前,在我们的创作领域,以“非遗”为题材的历史小说还不多见。您能否从文本审美的角度谈谈这本《蜀盐说》?

曹纪祖:今天,我们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框架下来谈这本小说。首先,“非遗”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它包括创造发明、民俗、民间工艺以及文学艺术。这本书根植于文学艺术,以第三方的历史视角来聚焦“非遗”,不能不说是一种大胆有益的尝试。

《蜀盐说》粗看聚焦于盐,实则更多地介绍了卓筒井的历史背景与成因。卓筒井自北宋庆历年间起源后,历经1000多年的发展变迁,形成了一系列完整的钻井、起下钻、抽取、防井喷以及运输工艺,整个过程凝练了千年间这里百姓的智慧和心血,是一个大胆试验、不断改造、更新换代的曲折过程。作者大胆创新,将卓筒井千年的变迁凝练到北宋庆历年间不足10年的时间里,大致在公元1041年至1048年前后,通过设置代表官盐身份的“田家盐场”以及代表民间新兴科技力量的“卓筒井盐场”两方对垒,实际上暗喻着从公元前255年发源的大口浅井与卓筒井为代表的小口深井两股生产力之间的正面遭遇、两相博弈,以及顺历史洪流滚滚而行,卓筒井最终取代了大口浅井的生产力发展史观。

所以,我认为这本小说不能完全归类于历史小说,而应该更加细分为“非遗小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源远流长,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其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继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是时代的主题,也应该是作家的担当。小说恰恰在这一问题上表现出它的独特性,因此具备了很高的“含金量”。

空间之美——

做更具审美内涵的文化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