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娱乐 > > 通俗小说的忧伤

通俗小说的忧伤

发布时间:2018-02-12 13:53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二柳薇卡的另一部小说,英文题目是《两辆房车》(中译本改为《英国农民工小像》),从题材上看,是标准的移民文学,但写作风格决定了它是移民文学中的异类。故事紧紧围绕着草莓地上的两辆房车展开,一辆是男人的,一辆是女人的,在夏日骄阳下,爱情势不可当地在汗水中生长。当然,柳薇卡并没有停留在荷尔蒙涌动的青春述说当中,她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放在同一片草莓地上,任他们各自的理想、情感在现实面前胶着、碰撞。作为一部通俗小说,《英国农民工小像》里出现必不可少的黑帮蛇头、寻仇、枪杀, 给故事增加了惊险刺激的元素,然而与《乌克兰

通俗小说的忧伤

英国作家玛琳娜·柳薇卡

通俗小说的忧伤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 中信出版社 2014-5

通俗小说的忧伤

《英国农民工小像》 中信出版社 2014-6

◎赵洺

一“我母亲去世两年后,我父亲与一位离过婚的妖艳迷人的乌克兰金发女郎坠入爱河。他时年八十四岁,而她三十六岁。她就像枚毛茸茸的粉红色的手榴弹一样在我们的生活中骤然爆炸,搅得浑水四溢,将许多久沉于记忆泥沼下的淤泥翻上水面,狠狠地踹了我们家族幽灵的屁股一脚。”

我想,如果不亲自翻开阅读,谁也不会将上面的文字和一本标题为《乌克兰拖拉机简史》的书联系到一起,更何况作者还拥有一个典型东欧姓氏——柳薇卡,一不留神就被误以为是东欧某国女学者。然而,这确实是本小说,一本将家庭纠纷描述得活色生香的通俗小说,但,又没那么简单,在那些鸡零狗碎之下,暗涌着整个民族乃至人类的历史创伤。成年女儿和年轻继母之间的战争并不稀罕,各国小说作者甚至部落格里都曾演绎过同样的情节。《乌克兰拖拉机简史》的好看,不仅超越了故事情节的限制,而且语言的独特风格也给故事提供了另一层面的想象空间,结局会怎样仿佛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早已在字里行间出没。柳薇卡的语言有种四两拨千斤的味道,“你瞧,他解释说,他是她最后的希望,她逃脱迫害、贫困和卖淫的唯一机会。乌克兰的生活对她这样一位娇嫩优雅的精灵来说太残酷了。他一直在读报,报上的消息令人齿寒。没有面包,没有厕所,没有糖,没有下水道,没有正直的公众生活,偶尔才会有电。他怎么能坐视一个可爱的女人忍受这一切而不管?他怎么能够漠不关心地掉头走开?”没有复杂的词汇,简单几句勾画出老父亲春心萌动的心理基础,极具说服力。

如果将此类小说的主题称为女性之间的战争,那么这看起来没有硝烟的血雨腥风,力道可一点不比刀枪大炮来得柔弱,同样要斗个你死我活。《乌克兰拖拉机简史》拥有战争小说的节奏,险象环生,随时误入陷阱,随时化险为夷,而这一切的出发点竟然都是——爱,而爱,特别是“与众不同”的爱,是最容易引致道德审判的。一部描述情感纠纷的小说,如果其中没有看客的目光评判,似乎缺乏了某种形式感。而在柳薇卡的笔下,即便是不堪入目的场景,也没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俯视这一切。就是说,这玫瑰色的战争,缺席一场内部诉讼。

书中的人物不仅没有在道德上将敌人赶尽杀绝,反倒在结尾安排了一场美好的团圆。本来因为家族遗产心生嫌隙的姐妹俩,经过同仇敌忾的拉锯战,最终以自己的方式达成和解,也许对于她们,以及她们那一生历经政治风雨的父亲来说,他们共同负担的历史才是本书的重点,是这历史让他们更期待爱和由爱而生的理解和尊重。

二柳薇卡的另一部小说,英文题目是《两辆房车》(中译本改为《英国农民工小像》),从题材上看,是标准的移民文学,但写作风格决定了它是移民文学中的异类。故事紧紧围绕着草莓地上的两辆房车展开,一辆是男人的,一辆是女人的,在夏日骄阳下,爱情势不可当地在汗水中生长。当然,柳薇卡并没有停留在荷尔蒙涌动的青春述说当中,她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放在同一片草莓地上,任他们各自的理想、情感在现实面前胶着、碰撞。作为一部通俗小说,《英国农民工小像》里出现必不可少的黑帮蛇头、寻仇、枪杀, 给故事增加了惊险刺激的元素,然而与《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异曲同工的地方在于,作者让这些人物、事件丰富了小说的可读性和节奏感,却远没有止步于此。她让这本通俗读物看起来高级,是因为巧妙地在字里行间赋予一种忧伤,一种寻梦者独有的忧伤。他们马不停蹄地寻找,却摆脱不了失落如影随形。在这些年轻人身上,失落越猛烈,希望越激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