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文章]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DOTA类小说:逃亡

[文章]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DOTA类小说:逃亡

发布时间:2017-07-14 14:27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写在前面:平常有在图书馆泛读的习惯,有缘在《新概念历届一等奖获得者作品精选》一书上拜读此文,甚感震惊,回味无穷。回来百度此文,却只见片段,不得全文。然图书馆此书不外借,于是网上购买此书,手打此文,以表钟爱,亦与众分享,何乐不为。

PS:首先感谢大家对此文的关注与分享,底下的评论我都看了,请恕我不能一一回复,毕竟我也不是原作者。在大部分赞同的声音中也夹杂着一些批评,这是好事,说明大家确实对此文感兴趣。我同意此文的创意不是作者的首创,或多或少我们看到了一些《李献计历险记》的影子,还有很多类似的文章。在逻辑上也有一些瑕疵:在静止的世界里老夏只能旁观,失去了一切物体的使用权,那他怎么用假面A人?毕竟作者也不是专业的科幻写手。在此我想补充一下作者背景:88年出生,现就读与厦门大学(或许已经毕业)。以一个同龄人的眼光来审视此文,在责备求全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该反思一下自己呢?能打动内心的文章就是好文章,所以它是我心中的一篇神作。不管怎样,赞美也好,批评也好,至少在那么一瞬间,我们震惊了。---文/石松

[文章]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DOTA类小说:逃亡

    逃亡 

/郭龙

从前我是不玩魔兽的,自从认识了老夏。

认识老夏是在大学报到的第一天,他和我分在同一个寝室。我是本地人,漫长的暑假早让我百无聊赖,那天天刚亮,我就迫不及待离了家,随身的一只大箱子装了我在学校需要的全部家当。原本我以为,我铁定是第一个到寝室的,可就在我打开门的一刹那,老夏给了我大学时代的第一次震惊。

事实上,四年后当我回顾自己的大学时代,猛然发觉,所有震惊竟全来自于老夏。

那是九月中旬,暑热已消,秋凉未至,阳光暖暖的,树叶还安安稳稳地挂在枝头上,透着内敛的成熟气息。老夏坐在窗口,动也不动,第一眼望去,恍惚觉得他简直就像一座雕塑!老夏眼睛小,眉毛浓,鼻梁塌,嘴唇很厚,光束从窗户射进来落在他的头发上,看过去像一幅年代久远的油画,我甚至能隐约看见脸部颜料的皲裂痕迹,因沧桑显得忧郁。

老夏发现我进门,冲我一笑:这么早啊!

你不是更早吗?我有些讷讷地说。

老夏的回答在当时让我很摸不着头脑。他说:我是学校里最后一个到的,也说不定。

我开始整理家当。由于是刚进学校,那次整理花掉我两个小时,期间老夏以方才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还是动也不动,连面目表情都没有变过。他总不会连眼睛也不用眨吧?我很想知道是不是这样,可每次目光在他脸上刚刚停留得久一些,他便转过头冲我微笑。

这是我大学时代的第二次震惊。他的笑有一种解释不了的魔力,忽近忽远。仿佛那笑是脸以外的什么东西,贴在他脸上似的。

第三次震惊,是在另外两个室友都到齐后。说说年龄吧!我提议,我是八八年八月出生的。

我八九年五月。

我八八年十一月。

最后轮到老夏,我们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他有些不好意思,不说了吧。我比你们大很多,说了你们也不信。

寝室里年龄最大的便以老大自居,大学一向如此。那两位室友听老夏这么说,以为他要当老大,哧哧一笑,便不在意。只有我,在老夏说话的那一瞬,分明觉得他那张和我们同样年轻的脸孔下,有别人看不见的成熟,甚至是苍老。

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撞邪了?

后来我才知道,不是我眼花,也不是我撞邪,真的是老夏他天赋异禀。

进大学才两个月,几乎大家全有了电脑。

 

更多精彩DOTA内容推荐

 

 

图赏

 

DOTA美女图赏 Ecup萌妹子Alisa

 

丝袜来了 Star网吧光棍节活动现场

 

快讯

 

水友原创:祭奠那个死去的DotA年代之呆

 

玩家女友最痛恨游戏:DotA高居榜首

 

专题

 

游久DOTA下载站:地图模型录像正式上线

 

那些让你蛋疼不已的DOTA图集

 

视频

 

海涛解说:5近战遇神级炸弹人,超百人头

 

情书发条第一视角:劣单永远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