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短篇小说丨屋顶上的水怪(五)

短篇小说丨屋顶上的水怪(五)

发布时间:2017-11-02 10:26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短篇小说丨屋顶上的水怪(五)


(五)

就在我们夜夜窥视王红娟谈恋爱的同时,一个关于水怪频频出没在少年湖边的传闻,又在局里的大人中传开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刘小兵家乡下亲戚送来的一只黑母鸡不见了,这只黑母鸡原本是准备用来给刘小兵的母亲蒸药吃的。刘小兵的母亲患有严重的偏头痛。现在,这只母鸡不见了,这就意味着刘小兵的母亲头还要继续痛下去。对于刘家来说,这是一个严重的事件,于是他们举家出动,在院子里四处寻找。然而一无所获。刘小兵的母亲开始指桑骂槐,她怀疑是有人把鸡偷着吃了。刘小兵的父亲说,你就先别急着骂人了,会不会是鸡跑到少年湖边去了呢。他这么一说,全家人就觉得有道理,毕竟鸡是不会因为湖里有水怪,就不去湖边的。

刘小兵的父亲和母亲麻起胆子,去了少年湖边。他们刚走出院子后门,还没来得及在湖边的草丛中寻鸡,就听到食堂的屋顶上哗啦一响,一抬头,一个黑影闯入了他们的眼睛。水怪!刘小兵的母亲一声惨叫,立即晕倒在丈夫的怀中了。

事实上,那天晚上刘小兵父母在屋顶上看见的那黑影,正是刘小兵。刘小兵当时也参与了寻鸡活动,后来趁他们不注意,就悄悄开溜了。他担心王红娟和那男的的爱情,今晚会有新的进展。刘小兵说,我刚爬到食堂的屋顶上,就看见父母寻鸡寻到湖边来了,所以吓蠢了,一不小心,踢飞了屋顶上的一块瓦。原以为惨了,一定会被他们抓个正着,谁知道他们比我更害怕,我父亲搂起母亲,撒腿就跑了。

少年湖水怪再次出现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成了大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每到晚上我们出门时,父母总是心存恐惧,再三嘱咐:不要去少年湖边!我们心里暗自发笑,头却点个不停,一副乖孩子的模样。

我们就这样每晚都守在屋顶上,轮流用望远镜注视着王红娟和那男的恋爱动向。可是,我们除了看见他们搂搂抱抱,或者亲嘴外,并没有发现其他更刺激的东西,这对我们来说,多少有些失望。

不久,我们期待的情景终于出现了。那是一个夏夜,圆月高悬,晴空万里。周围非常寂静,只有夏虫偶尔吱呀吱呀地鸣叫几声,像是断断续续说着梦话。大约是临近午夜的时候,那个男的忽然站了起来,并且开始十分利索地脱着衣服。王红娟则站在那里,没有动。那男的脱得赤条条之后,又在给王红娟说什么,我们看得出来,他像是在恳求或者开导。但她仍然没有动。男的就不说什么了,一转身,一个潇洒的鱼跃,跳进湖中。犹豫一阵,王红娟也羞羞答答脱了起来。终于,王红娟那美丽的裸体,在展示在那男的面前的同时,也展示在我们的面前了。

在见到王红娟的裸体之前,我们只在生理卫生书上,见过女人的裸体的样子。而现在,一个鲜鲜活活的女人的身体,就这样袒露在我们面前,我们感到一阵晕眩,像是要死去一般。王红娟的乳房饱满挺拔,双腿修长丰润,其诱人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了少年的想象。

我们正不知所措,扑通一声,王红娟也跳下了水。

很快,两人在水中游来游去,像两条快乐的鳗鱼。

痴痴看了好久,我们才缓过神来。张强说,操,想不到这个假正经的女人,竟敢跟男人在湖中裸泳。

第二天早上,我到食堂里买馒头,与王红娟不期而遇。我的脸忽然一红,像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倒是王红娟镇定自若,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的神情。我甚至还听见她在跟一个女同事,交流学习小靳庄妇女用打油诗斗私批修的心得。她的坦然,似乎给了我某种勇气,我凑过去,眯着眼,上上下下打量她。我的这副模样大约很滑稽,引起了她的一阵笑声,她说,这个孩子,你看什么呢?我脸上又没有生麻子。我朝她一伸舌头,撒开脚丫跑了。

王红娟和那男的的浪漫裸泳,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晚上,直到张强的父亲张代表带人到湖边抓水怪才宣告结束。

那天是星期五,按照惯例,那天晚上是电信局全体党员政治学习时间。学习是晚饭后不久开始的,当时他们学习的是《人民日报》上梁效的一篇文章,题目的《孔孟之道是束缚我国劳动妇女的绳索》。大家正学得昏昏欲睡,忽然,只听得屋顶上,窸窸窣窣出现了一阵神秘的声响,念报纸的人念不下去了,一屋子的人都怔在那里,毛骨悚然。张代表莫名其妙了,念呀,怎么不往下念?

刘小兵的父亲因为亲眼见过水怪,似乎最有发言权,就用手指了指屋顶。他说,你听。张代表枯着眉,竖起耳朵,果然听到了屋顶上的声响。张代表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夜猫子呗。刘小兵的父亲一脸严峻,压低嗓门说,不是夜猫子,是水怪!

共产党员死都不怕还怕水怪吗?张代表手一挥,一场声势浩大的捉拿水怪行动,便取代了当晚的政治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