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神婿当道 北雁飞 著

神婿当道 北雁飞 著

发布时间:2020-01-26 01:48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小说主角是陈晨郭天爱的小说是《神婿当道》,本小说的作者是北雁飞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逆袭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丈母娘: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别生我的气,让我闺女嫁给你,好嘛?女婿:一整年的卑躬屈膝,却换不来一句真爱。爱一个人,真的很难吗?...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郭天爱都没顾得上仔细看看来电号码,就迫不及待的抢过电话,按下接听键凑到耳边。

“陈晨嘛?我是天爱啊!”

泪水如同断线珍珠一样顺着脸颊流淌,郭天爱此刻握紧了手机,就如同拥有了全世界,“老公,我错了,我……”

“喂!这位小姐?你不是李立刚么?咳咳,不好意思,打错了……”

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忙音,郭天爱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只是打错了电话而已。

当啷——

身躯僵硬,手机从停滞的手掌滑落,摔在了地板上,顿时把屏幕摔出一道道的蛛网。

而郭天爱心里的伤痕,比这些蛛网裂痕还要密集。

……

江陵市机场。

飞机即将在跑道上滑行。

这一刻,陈晨鬼使神差的探手入怀,掏出了手机。

“陈总,您这是……”

看到陈晨的古怪动作,郁可儿很是不解,只能出声提醒道:“飞机在起飞及降落阶段,都不允许乘客使用手机的,以免干扰飞行通讯和导航安全,你如果实在想用,可以等起飞过后,在飞行过程中使用手机,但也要使用飞行模式……”

陈晨轻叹了一口气,“可能是我太敏感吧,总是有种说不出的不安,似乎只有开了机,心里才会感到稳妥。”

“好在航程并不算长,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那就等在北川市落地之后再说吧!”

“真是有些疑神疑鬼,在一个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还可能突发什么意外情况呢?”

说完这些,陈晨就放弃了给郭天爱打电话的打算,把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重新放回衣兜里。

……

“当当当——”

女警不耐烦的敲着桌子,她是在询问口供,走固定的流程,可没闲工夫陪着郭天爱,在这儿悲春伤秋的。

“你到底要不要给你家人打电话?向他们通报一下情况而已,何必非要拨给你的前夫?”

郭天爱脖颈僵硬的摇摇头,“谁的电话我都不想打啦!对了,我刚才突然脑子一阵灵光,想起了一些案件细节。其实,公司的那几个高管是被你们冤枉的,真正的主使人是我,具体过程是……”

郭天爱突然把一些罪责,主动揽到了自己身上。

她想着既然是坐牢,何必让那几名高管受到牵连?

最爱自己的父亲死了,另一个疼爱自己胜过生命的陈晨,被自己给弄丢了。

而今晚的经历已经足够证明,李淑华让自己转让公司,并不是为了自己好,而是要中饱私囊,想要揣鼓她个人的腰包而已。

孤零零活在这没有温度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不如破罐子破摔,余生在监狱里度过吧!

郭天爱临时改了口供,让警察们微微一惊,不过很快淡定下来,忙着补充笔录。

君威集团公关的意向是:让郭天爱坐进牢房,判的越重越好,此时郭天爱做出这样的临时改变,倒很是符合君威集团的意向。

一直忙活到凌晨1点多钟,两名警察才搞定新的询问笔录,相互对视时,均从对方眼中发现了疲态。

郭天爱要继续留在询问室里,两名警察以及询问室外一直等待的沐彬,却是要打道回府了。

这时,询问室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手机**。

“是!”

“是!”

“是!”

沐彬对着电话,战战兢兢做出了三声回答,一次比一次大声,最后一个“是”字,近乎是嘶吼的状态。

朝着里面的警察打了个招呼,趁着对方默契转过身时,沐彬赶紧把手机递到郭天爱的身前,而后垂立在后,嘴唇轻微哆嗦着,后背上冒出的冷汗,很快打湿了衣服。

“你……怎么用沐彬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北川市,陈晨坐在公司的总裁办公室,回拨了这个未接来电。

此时在陈晨对面,站着十几个法务部的工作人员,每人手里捧着一摞账务单,脸上表情郑重肃穆。

当陈晨打电话时,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等候着,没谁敢轻易出声打扰,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个个如同标枪一样,站得笔直。

郭天爱本来已经铁了心自暴自弃,可当听到电话里传来陈晨那熟悉的声音,尤其声音里还带着隐藏不住的关切,郭天爱的情绪,顿时如拉开闸门的江水,汹涌倾泻而下。

“呵——你终于肯开机了!在江边的时候,你对我说的那么好,原来都是在骗我?你只是想让我离你远远的,不再纠缠你?为此,你甚至关了手机,就连听到我的声音都会觉得很恶心,是嘛?”

“那现在又为什么把电话打回来了呢?你的做法和想法,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我不想说啦!我突然间什么都不想说啦!陈晨,我恨你!”

郭天爱仿佛是终于找到了宣泄口,让积郁已久的情绪,一股脑的宣泄了出去。

她似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在轻微的抽泣中,肩膀剧烈的耸动着,滚烫的热泪噼啪落下。

可郭天爱的手,却始终紧紧抓着手机,紧紧贴着耳朵,仔细倾听着电话那一端的声音,似乎生怕自己的手稍微松一些,电话那一端的人,就会挂掉手机,而后在世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晨的声音低沉了些,从郭天爱不同寻常的语气中,他已经意识到了很多问题。

尤其是:现在已经凌晨1点,沐彬却始终守护在郭天爱旁,这些都和常理不符,一定发生了很重大的变故。

陈晨深呼吸一口气:“你先跟我说一说:你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天我才知道,原来白梓钧是你的好朋友,你隐藏的可真深啊!过去一年来,你一直在扮猪吃虎,通过白梓钧的能量关照我的生意,一直像愚弄傻子一样的愚弄我。”

“这样你就会很有成就感,对吗?让你的枕边人始终蒙在鼓里,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好吧,现在我们离婚了,你的朋友就开始对我展开疯狂的报复。”

“我弟弟的工作丢了,他们还给了我一个2选1的选择题:要么放弃公司,要么蹲进监狱。”

“我那贪财的老妈,偷偷卖掉了我的公司,于是他们就以雷霆之势,把我抓到这里。”

“我认命了!我把能招供的都招了!余生……我们不要再见面,如此便可……便可……呜呜呜……”

郭天爱终于一狠心,主动挂掉了电话,趴在讯问椅上,伤心的像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

看到郭天爱哭得这么伤心,两名警察都有些懵。

这……

“有困难、找前夫”,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不应该是“有困难、找警察”的么?

沐彬则是升起了1股莫名的冷意。

这种冷,就好像有人倒了1盆冰水,让沐彬从头凉到脚!

小说《神婿当道》 第14章 陈晨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