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天凤战刀 苍天白鸟 著

天凤战刀 苍天白鸟 著

发布时间:2020-01-27 18:59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主角是陈玄凌雪的小说叫《天凤战刀》,它的作者是苍天白鸟写的一本都市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无上霸体,镇压诸天万界,一卷道经斩尽万物星辰!少年出边城,伸手摘日月!...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见李威被废,宋英落吓得立马跪倒,整个人因为恐惧而颤抖了起来。

她甚至膝行至陈玄面前,追着衣角,一脸祈求。

这女人知道自己活命的唯一可能,就在陈玄身上。

陈玄自然是不会救她,更何况,他没有能力,因为凌雪正冷冷盯着他。

“你很聪明,还懂阳谋,我到是小瞧你了。

“不过,你不是挺傲气的吗?怎么今日却用如此下三滥之手段,借我天兰宗之手报仇?”

“也对,一个没有丹田的人也只能让别人报仇了,真是废物。”

凌雪冷冷道,嘲讽之情,不假掩饰。

闻言,陈玄索性装无赖,道:“我确实废物,也没什么傲骨,自然是没出息,只能假借凌小姐之手。”

说着,他还像模像样的行礼,十分恭敬。

“你…”

凌雪气的脸色一变,顿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这一招以退为进,还真是有点狠。连古药师都微微看了陈玄一眼。这小子,权谋心机还真是玩的很熟练,若不是废了,还真能有所成就。

“凌小姐,为了一颗二品丹药整成这般样子,要我说你们这些人就是有病。这清灵丹有那么珍贵吗?”

陈玄故意道。

这丹药的疗效,讲道理,他至今搞不清楚。

虽然这玩意儿是自己体内的金血所炼制,原材料他也清楚。

“哼!清灵丹的奥妙岂能是一个土包子所能懂的?”

凌雪冷哼不屑。

陈玄继续道:“是!是!在下是不懂,请凌小姐开解。”

“跟你说了又如何?你丹田被废,一辈子都没可能再修炼了。”

凌雪冷道,根本不想搭理。

陈玄继续道:“说说呗,好奇。”

凌雪上下打量了陈玄一番,微微得意道:“真想知道?”

陈玄赶紧点头。

“哼!送你两个字,自行去悟,辟府!”凌雪甩下两字,便不再言语。

辟府?

陈玄整个人一愣。

作为一个武者,他自然明白其中含义。

辟府,便是开辟元府!

驭灵九重后,便可开辟元府,成为真正的强者。

可元府岂是那么容易开辟?

不仅失败几率极高,甚至有可能爆体而亡。

陈玄不由自主的看向古药师手中的盒子,莫不成,青灵丹能够有助于辟府?

那可真是价值连城了。

根据陈玄的记忆,这片大陆根本没有帮助辟府的丹药。

所有人辟府,都看天意,因而也称之为生死劫。

闯过去就是困龙升天,闯不过去就是死!

“若真是如此,我体内的霸血那也太过神奇了!”

陈玄暗暗道。

若是自己不停炼制青灵丹,便可为陈家不停造就元府强者!

到时候不要说皇城李家,就是天兰宗假以时日,也要俯首称臣!

“怎么?吓呆了?这丹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触及的,所以他们死得不冤枉。”凌雪冷冷道。

陈玄笑了笑,道:“凌小姐说的是。”

“这种丹药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就不要偷瞧了。”

见陈玄频频偷瞧,凌雪甩下一句。

陈玄呵呵一笑,道:“是!是!凌小姐说的是。”

他脸上笑嘻嘻,其实心中早已经骂娘,小娘皮,你对这枚丹药的前世今生,一无所知。

“对了,凌小姐,您说这女人该怎么处置?”陈玄最后问道。

宋英落闻言,整个身子都是一颤。

此时的她周身泥土,发丝散乱,脸上一片死灰,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甚至求饶都忘了。

“这种蝼蚁,杀了就是。”凌雪抬抬手,似乎生杀予夺,只在一念之间。

“陈玄,救我!”

宋英落跪地求饶,抱着陈玄的大腿死死不放。

“救你?”陈玄一声冷哼。

“那天大婚,你对我百般羞辱,可曾有人救?”

“我十年苦修的丹田,被人一掌震碎,可有人救?”

“城主府百般相逼,令我父亲焦头烂额,不惜跪求他人,可有人救?”

“整个家族都对我百般辱骂,乌山城无不笑话,可有人救?”

陈玄字字啼血,一吐心中不平之气。

这个女人,太可恨!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宋英落痛哭流涕,抱着陈玄的大腿死死不放。

陈玄又怎么可能怜悯她?飞起一脚就要踹开。

可,他突然发现宋英落并没有被轻易踢开,反而身形一动,抽出一把匕首。

“谁也别动,再动我杀了他。”宋英落狗急跳墙,竟然用匕首威胁陈玄性命。

可她如意算盘却打错了。

“动手啊。”凌雪直接道。

古药师也捏着胡须,笑道:“小娃娃,你不是计谋很沉吗?今天这个局,你怎么破?”

陈玄一阵白眼,老东西还真是记仇,老子不就是利用了你一下吗?至于这样?

“宋姑娘,我劝你还是住手吧。”陈玄冷道。

凭他的修为,小小宋英落可万万不是对手。

“哼!住手也不是不可以,让老头和妖女把我给放了,要不然我杀了你!”宋英落怒道。

说着,匕首还狠狠一横,都刺破了陈玄喉间软肉。

“小娃娃,看来你性命堪忧啊。”古药师摇头而笑。

凌雪也一脸幸灾乐祸,根本不管。

陈玄突然笑了。

他周身气息猛然炸裂,席卷而出。

轰!

宋英落猝不及防,瞬间被震退。

陈玄反手一掌,力大无穷,直接将宋英落的丹田打的粉碎!

宋英落跪在地上,一口血污喷出,再也没半分气力作妖。

凌雪骇然变色。

古药师也是微微皱眉,这小子,竟然好了?

“你的修为?”凌雪忍不住道。这等修为,跟她差不多啊!

“嘿嘿,走了狗屎运,修为跟凌小姐还是差了一点点。”陈玄笑了笑。

“哼!小子,别以为耍些小聪明就能崛起。可能你有了些许奇遇,修复了丹田。可井底之蛙,终究是井底之蛙,焉知天之大?”凌雪说完,理也不理,拂袖而去。大有恼羞成怒之意。

可古药师则是微微点头,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这小地方的年轻娃娃,还真是有点意思。

“玄儿!”

一阵嘈杂之声传来。

陈战还有陈家几个长老,匆匆赶来。

他们本来是给古药师等人送行的,陈战当日虽然是跟其闹掰,可脸面上的事还是要作的。

可谁曾想到,古药师没见到,反而是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原本高高在上,在乌山城不可一世的李威此时如同一只死狗一般,不知死活,而宋英落也是跪在地上,浑身颤动,一脸死灰,仿佛失去一切支撑。

见此,陈玄也是微微错愕,他们怎么来了?

“吆,这不是陈玄兄吗?”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一名身穿青衣,面黄肌瘦的少年男子走了出来。

“啊,陈玄兄,这些都是你干的。厉害呀,那里躺着的是李威吧,这下你可是报仇了。

一个丹田废了的人废物,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陈玄兄你可真是废物中的天才呀,小弟佩服佩服。”

说着,少年还特的行了一个夸张的礼。

此人便是陈冰,大长老一脉,跟陈玄最是不睦。

很长一段时间,陈玄都压他一头,因而他怨念极深。

“冰儿,休得胡说。”

大长老也阴阳怪气道:“陈玄如今虽然是废物不假,可是在名义上他还是我们陈家的人,而且还是家主的养子,你这些话以后放在心里就可以了,不许再说出来了。”

大长老青灵丹没弄到,自然也不会再给陈战父子好脸色。

不过陈战却不是好惹的,他二话不说,一巴掌抽在陈冰脸上。

“陈冰,今天我陈战再说一次,不管玄儿修为如何,他始终是我陈家的人,是我陈战的儿子。下次,下次你若是再敢妄言,定斩不饶。”

说罢,陈战又冷冷的盯了一眼大长老。

后者只觉得一股冷意顿时席卷全身,宛如陷入了万年冰窖一般,浑身一颤。

大长老父子自然不敢言语,只是恨恨咬牙。

陈玄也是不由苦笑,这何苦来哉,不是找抽吗?

“玄儿,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陈战招呼道,语气变得极为柔和。

“是古药师做的,李威想抢那枚清灵丹,结果……”

陈玄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闻言,陈战点点头。

他自然是知道古药师的修为和狠辣,这些人胆敢玩杀人夺宝那一套,自然是作死。

“没想到,那枚清灵丹还是被他们带走了!”

“这枚丹药能够改善体质,若是给你用了的话,说不准你的丹田…算了,我们先回去吧,此时不宜久留。”

说罢,陈战带着陈家一众人离开了此处,看也没看宋李二人。

路上,陈冰看着最前面的陈玄和陈战,眼中带着几分恶毒。

“陈玄,你给我等着,三日之后的族比,我一定要你好看!”

小说《天凤战刀》 第7章 一掌劈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