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系统带我去装逼 断指 著

系统带我去装逼 断指 著

发布时间:2020-02-09 08:52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苏皓白文菱是小说名字叫《系统带我去装逼》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断指,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不正经版:苍茫大地,装逼为道。一草一木,即可装逼。随风而起,谁可直上九万里?欲飞上天,何人与我肩并肩?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唯我苏皓,装逼永恒!正经版:豪门弃少苏皓掉入下水道,因祸得福绑定装逼系统,凭借系统给予的月光宝盒穿梭到十年前,开启新的人生。上一世,我如一条狗般活着,恨我的人,翩翩起舞,爱我的人,泪眼如露。这一世,月光宝盒送我回来,爱我的人,载歌载舞,恨我的人,泪干肠断。...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许鸿飞的内心被狠狠的激荡了一下,久久无法平静。

他从小就表现出很强的字画天赋,这也使得他对字画有种执着的追求,不管是哪个地方,只要有非常出名的字画出售,他都会赶过去一探究竟。

从小到大,他所浏览的字画无数,在这之中,最让他痴迷的便是唐伯虎的画。

这是一个雅资疏朗,任逸不羁的字画大师,风格丰润灵活,俊逸秀拔,藐千驷以若浼,拥万卷而自荣,为当时江南四大才子之首。

眼前这《秋风纨扇图》是唐伯虎水墨人物画代表作,也是书画鉴定界公认的跨时代画作。

这幅画笔墨富于变化,含蓄有思致,画法兼工带写,人物的勾勒,湖石的渲染极其熟练,流利潇洒。

唐伯虎以畅达自如的笔墨挥写人物形象,对画中女子衣纹的处理,一反前人沿用的细柔长线条,而是用略带方折而不失流畅的细线表现衣裙的沉沉下垂,直到脚边才略微飘拽,以显示出人物的端秀和凝思的情绪。

全画纯用白描,以淡墨染衣带,衣带微微飘起,点出正是秋风已起的时候。

丛竹双钩用得恰到好处,形成了生动的墨韵,显出了色泽的丰富。

全幅图面气韵生动,美感十足,让人一见即有种被打动的感觉。

越是打望这幅画,就越能看出唐伯虎人物画的功力有多深厚。

深吸了一口气,许鸿飞抬头看着苏皓,震撼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歉意。

“兄弟,是许某眼拙了,这幅画,确实是唐伯虎的真迹!”

“哗!”

这话落下,四周的众人纷纷露出骇然之色。

“什么?竟然真是唐伯虎的真迹?”

“不可能吧,专家们分析过,《秋风纨扇图》真迹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许鸿飞为人你还不清楚?他从不在字画上面说假话,再者,专家的话也能信?”

“没想到许鸿飞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年前曾拍卖过真迹《春树秋霜图》,当时被金陵省的苏家所拍下,价格好像是四亿,而眼前这副《秋风纨扇图》真迹,比起《春树秋霜图》不相上下,门槛价至少三亿以上。”

“我滴个乖乖,三亿?我记得这小子只是用五万块将这幅画给买了下来,这简直就是暴赚啊!”

………………

所有人都是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苏皓,眸色中尽显炽热。

五万块换得三个亿,这恐怕只有梦里面才会发生吧?

店铺的老板脸上一阵扭曲,显然是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自己刚刚买下这幅画的话,便能破天荒的得到三个亿,到时候,天下任他逍遥。

然而,他却认为这是赝品,亲手将这三亿送给了苏皓。

这一刹那,他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旁边的曾子游震惊的看着苏皓,心下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只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印象中的苏皓,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在鉴宝方面的天赋,相反,苏皓给他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混迹在夜场,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能慧眼识珠,不仅将许鸿飞的鉴宝定论所推翻,而且还使得真迹《秋风纨扇图》重现天日。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苏皓吗?

四周众人的面色被苏皓尽收眼底,对此,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许鸿飞:“许总,有兴趣要这幅画吗?”

这幅画是肯定要卖的,但是转接给拍卖会去拍卖,还需要手续费,而且至少要宣传几天,时间方面太久了。

如若是能直接卖给许鸿飞,倒是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他相信,许鸿飞这种识画之人,所给的价格绝对不会比拍卖会少。

“有有有!”许鸿飞本来就想跟苏皓协商一下画的售卖权,听得苏皓有将这画卖给自己的意思,顿时激动难耐。

“不知兄弟报价多少?”

苏皓没有下定论,反而微微一笑:“价格由许总拟定,我觉得许总身为爱画之人,定然不会亏待这幅画。”

旁边的曾子游暗自点头,苏皓这话看似是让许鸿飞报价,实则却是变相的告诉许鸿飞,想要买这幅画,价格太低他可不会同意。

许鸿飞自然也听出了苏皓的言外之意,沉吟片刻,作出决定:“《秋风纨扇图》真迹难得,能够遇上可谓是一种幸运,兄弟愿意将画卖给许某,更是许某的荣幸,多余的话不说了,我愿意出五亿将这幅画买下。”

“嘶!”听得许鸿飞的报价,四周的众人均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五个亿?

这简直就是天价啊!

就连曾子游也是身子一震,本以为许鸿飞报价在三亿到四亿之间,没想到会达到五亿。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唐伯虎的真迹在许鸿飞心中的份量。

苏皓也是哑然一惊,他觉得这幅画只要超过三亿便行,却未曾料到会是五亿。

“兄弟,这个价格可否满意?”见苏皓不说话,许鸿飞内心有些忐忑。

他就是怕苏皓觉得价格低,所以往高了报,如若是五亿还不能打动苏皓,他可能需要考虑一下利弊。

真迹虽然很难得,但要是超过商人的报价承受范围,就得需要斟酌一下了。

“我很满意。”苏皓微微一笑,又道:“正所谓千里马需伯乐发掘,字画亦是如此,这幅画落入许总手中,相当于找到了一个欣赏它的人,对于这幅画本身而言,也是最佳的选择。”

“哈哈哈,兄弟谬赞了。”许鸿飞朗声一笑,当即从怀中拿出一张记名支票。

“请问兄弟叫什么?”

“苏皓!”

“苏皓?蝶恋花公司总裁白文菱的未婚夫?”许鸿飞身影一滞,面色古怪的看了苏皓一眼,眸中掠过一丝惊讶。

他听闻白文菱的未婚夫苏皓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二世祖,整天游手好闲,花天酒地,十足的纨绔子弟。

而眼前这个苏皓,无论是气质,还是形象,都和传闻中的截然不同。

苏皓不卑不亢:“是的,没想到许总居然知道我,当真是苏某的荣幸。”

“听说过苏先生的一些传闻,不过现在看来,传闻着实不可信。”许鸿飞淡笑一声。

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他为人比较理性,并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而贬低一个人。

更何况,面前的苏皓品行十分端正,彬彬有礼,哪里像一个二世祖?

祛除了一下脑海中的杂念,在记名支票上面填上金额和苏皓的名字后,许鸿飞将其递给了苏皓。

见得这一幕的围观者既羡慕又遗憾,如果他们早早的看出这一切,或许也能和苏皓一样,动动手就能赚得五个亿。

店铺老板面色铁青,不停的扇着自己的脸。

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哪怕倾家荡产,他都要将这幅画给买下。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记名支票到手,苏皓不由得松了口气。

五个亿的资金,完全足够白文菱运转蝶恋花公司了。

想着,他也有些感慨,换做之前没有获得装逼系统的时候,他决然不敢想象自己能够有这般赚钱的能力。

可现在,他却觉得极其容易,甚至觉得没有半点激动的感觉。

因为,在装逼系统面前,金钱已经是举手可得的事情。

“叮咚,恭喜宿主装了一个看透不说破的逼,奖励40点装逼值。ps:清水出芙蓉,装逼各不同,路漫漫其修远兮,不如我们去装逼,装逼是一项技能,不能轻易放弃,当你错过了装逼,你也就错过了人生,望宿主装逼时动如癫兔,静如死猪,唯有装的更高,才能逼的更远!”

“系统,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你这么优秀,难道我接受的是义务,你接受是教育?”

“沃地老嘎,哎,揍组在介个屯,沃四介个屯累土僧土脏滴羊~”

苏皓:“……”

喂,999感冒灵么?这里有只系统发烧(骚)了!

也没理会这个病入膏肓的系统,苏皓收好记名支票,转目看向曾子游,抖了抖眉头:“子游,我说了这是真迹,你还不信。”

“你小子运气倒是可以。”曾子游摊了摊手,用以掩饰尴尬。

“那当然,不过说真的,要是刚刚听你的话不买这幅画,我可能就真的血亏了。”

“这个……做人要有自己的思想,别总是听从他人的意见,我的话只是给你引导,不一定都是正确的。”曾子游干咳一声,尴尬一笑。

“不说这个了,你小子赚了五个亿,是不是该请我去大吃一顿?”

“行行行,晚上一起吃大餐。”苏皓哭笑不得。

见状,曾子游干咳一笑,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对了,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苏皓似乎想起了什么,询问道。

按照曾子游的性格,如果要来古玩市场探宝,也不会一个人来才对。

“最近我老爸的翡翠店生意不是很好,今天古玩市场将举办一场翡翠原石交易会,我特地请来了一位原石鉴赏师,想托他给我赌石,开出几块好翡翠来,用以打开翡翠店的生意。”曾子游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一边点烟,一边解释道。

伴随着改革开放,时代发展得越来越迅速,居民总体的经济水平也在不断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高物质生活,翡翠饰品更是成为了某些富家子弟的首选之物。

正是如此,越来越多的珠宝店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而他的父亲手里有三家翡翠店,由于翡翠货源不足,以至于这几个月销售额度大幅度下滑,伤透了脑筋。

为了挽回这个场面,他今天特地花重金请来了权洲比较出名的原石鉴赏师帮忙赌石,目的就是为了获取一批上乘的翡翠货源,进而拯救下滑的销售额度。

“赌石?”苏皓一愣,眉头一皱。

赌石,是指翡翠在开采出来前,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方能知道质量的过程。

这是一个高风险和高收入共存行业,有人经过赌石切出翡翠后一夜暴富,有人也曾因耗费大量金钱赌石后未切出翡翠而一夜倾家荡产。

赌石如赌命!

赌赢了,十倍百倍地赚,一夜之间成富翁。

赌垮了,十倍百倍的赔,一切都输尽赔光。

与赌石交易相比,股票、地产等冒险交易均属温情而相形见绌。

“你请来的那个原石鉴赏师经验如何?”

“还行,在权洲还挺出名的,反正你刚赚了五个亿,要不和我一起去赌原石?”曾子游淡笑一声,抖眉示意。

苏皓看了看时间,发现鉴宝之眼的时效还剩半个小时,略微思索,点了点头:“行!”

他会点头答应,主要是担心曾子游请来的原石鉴赏师没有真才实学,若是曾子游因此而损失不少利益,那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上一世曾子游是他在权洲第一个走心的朋友,也是最后一个走心的朋友。

和许鸿飞挥手辞别后,苏皓当即随着曾子游往翡翠原石交易会的举办地走去。

两人离开后,许鸿飞的秘书从人群中走出,凑在许鸿飞耳边轻轻的道:“许总,我听说白文菱的未婚夫苏皓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你确定手中的画是真迹吗?”

“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许鸿飞眼神微眯,盯着秘书,脸上有些不悦。

秘书连忙低头:“不敢!”

“我告诫了你很多次,永远不要从一个人的表面来看待一个人,这个苏皓很不一般,那双眼睛里面藏着很多东西,给我一种活了两世的感觉,纵使不能交好,也不能招惹。”许鸿飞望着苏皓的背影,沉声道。

他看人非常准,也是因为这样,江山如画公司才能屡次度过难关,最终成为整个权洲最大的字画售卖公司。

秘书闻言,沉默些许,忽然道:“许总,今天蝶恋花公司的财产资金被窃取,处于待破产状态,不少公司都和蝶恋花公司解约,我们和蝶恋花公司也有一些合作……”

“扩大合作范围,无条件支持蝶恋花公司!”许鸿飞沉吟片刻,下令道。

秘书瞪大了眼睛,她说这话是想问许鸿飞要不要和蝶恋花公司解约,没想到许鸿飞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许总,蝶恋花公司很有可能破产,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

“破产?不存在的,我想苏皓今天会来古玩市场,十有八九是为了蝶恋花公司,现在他手中有五个亿,完全足以维持蝶恋花公司的运转。”许鸿飞摇了摇头。

“我有预感,这苏皓在以后定然不凡,现如今蝶恋花公司遇到困难,我们伸一把手,日后蝶恋花公司有所作为,对我们好处多多,哪怕蝶恋花公司就此平庸下去,我们也毫无影响。”

“我明白了!”秘书恍然大悟。

许鸿飞这番话,明显是在赌蝶恋花公司的未来。

若是对方未来光彩夺目,那么他便是赌赢了,可以借此沾光。

若是对方未来黯淡无光,那么他便是赌输了,但却没有任何损失。

这是一个百利而无一害的赌注!

众人散去,许鸿飞和秘书也离开了这里。

许鸿飞不知道的是,他今天的这个决定,在未来给他带来的利益之大,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

若干年后,他仍旧在为这个决定而自豪。

因为,他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王者崛起!

小说《系统带我去装逼》 第十六章 五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