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绝品隐龙 十里望君颜 著

绝品隐龙 十里望君颜 著

发布时间:2020-02-17 12:55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主角叫洛千帆林音涵的小说叫《绝品隐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十里望君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兵王羽龙在一次越境击杀毒贩中被开除军籍,一代兵王隐于都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迎娶冰山女总裁,大丈夫何患无妻啊~...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怎么样了?”林音涵声音冷清的问道。

身边的女秘书脸色难看的说道:“咱们魅勋这次是引起公愤了,在那些好事者挑拨下,魅勋的舆论传遍了整个互联网,现在都上热搜了,网上全部都是关于魅勋的热论,对咱们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想要解除魅勋危机的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林音涵抬眸看了她一眼,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问道。

“林总,听我一句劝,只要现在咱们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洛千帆身上,毕竟,人是他杀的,而且那只笔上也只有他的指纹,这样林总您就一身干净了,魅勋也会逃过这一劫。”女秘书自已为很聪明的说道。

“你让我把责任都推给洛千帆?”林音涵淡淡的问道,虽然声音平静,但眼底闪过一丝不快。

“是的,只有这样,咱们魅勋才可以像平常一样发展,要不然网络和社会上的舆论都可以压死魅勋。”女秘书一本正经的说道,丝毫没有察觉林音涵的不快。

林音涵冷喝道:“我让你解决问题,没让你逃脱责任,硕大的魅勋竟然要一个员工来顶罪,并且这个员工还救了我,这就是你的办法?如果是,对不起,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女秘书赶紧闭嘴,怕自己再惹林音涵生气,毕竟魅勋的工资非常可观,当林音涵贴身秘书更是如此,她可不想因为一件事丢了这个工作。

“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到了吗?”林音涵冷声问道。

女秘书唯唯诺诺的说道:“查……查到了,这件事可能是徐金哲做的。”

“徐金哲?”林音涵脸上布满了寒意,这个名字,已经让她恶心了。

林音涵当然知道徐金哲是谁了,徐金哲是河城徐家的独苗,一个纨绔子弟,仗着家里有钱玩弄了不少女孩儿,表面是一个谦和公子,而内心是及其恶心的。

徐家在河城的实力,和林音涵在静海的实力差不多,都是商业中的王牌,至于林音涵为什么认识徐金哲,而徐金哲为什么要杀林音涵,这件事,在静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那就是——徐金哲喜欢林音涵,林音涵是静海市的第一美女,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人物,不仅拥有着倾国倾城的绝世容貌,更重要的是手握魅勋这种大型企业,可以说那个男人要是得到了她,至少靠吃软饭过一辈子,在上流社会,也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起初自然来了不少追求者,但林音涵以她绝对冷傲的态度,让所有人都被打破了幻想,甚至有一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传言林音涵是个同性恋,对男人根本就没有兴趣。

不少静海自持身份的公子哥,都表达了对林音涵的爱意,可就像你对一块冰冰说我爱你,它能化吗?林音涵就像斩断七情六欲的尼姑一样,把所有公子哥拒之门外,这也是魅勋树敌太多的原因。

林音涵的绝世美貌的名声不止在静海赫赫有名,而且在外地也是人们常说的话题,很快就传到了徐金哲的耳朵里。

起初徐金哲不屑一顾,还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吹嘘,说只要自己一到静海,林音涵立马就会扑向自己的怀抱。

结果信心满满的到了静海,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想要见林音涵一面都非常困难。

结果傲气的徐金哲整了一个车队,在云天大厦门口办了一场表白盛宴,本以为可以俘获林音涵的芳心,但——他想多了。

场面是很热闹,但魅勋员工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林音涵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后来河城公子去魅勋求婚的事已经成了饭后笑谈,让徐金哲不仅在静海丢了面子,甚至在河城都被人嘲笑。

正所谓因爱生恨,回到河城的徐金哲,用了一亿美金,聘请了一个C级杀手,目的就是杀了那个让他颜面尽失的女人。

在徐金哲得到杀手失手的消息时候,马上去河城警方那伪造一个假卧底身份,这样不仅可以掩盖他找杀手的事实,也可以对魅勋产生舆论压力。

“动用魅勋的全部人脉,务必要把洛千帆给我捞出来,并且对徐氏集团进行全面的商业资金阻击。”林音涵干练的说道。

商业资金阻击?女秘书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烧钱的活,恐怕不是什么深仇大恨,都不会用这种手段吧?

毕竟用钱砸徐氏的项目,以魅勋现在的状况,虽然会对徐氏集团产生伤害,但对魅勋也是有影响的,就是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

这回林音涵——真的怒了!

女秘书微微心惊,她是魅勋的开国功臣,跟在林音涵身边有几年了,可以说有魅勋是她看着成长的,她从来没见过林音涵如此动怒,而且还是为了一个陌生男子,女秘书忍不住为徐金哲祈祷……

“洛千帆!你现在还是这么死肉不烂,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招了!”候镇山怒声对洛千帆喝道。

而叶子清站在一旁,不敢言语,毕竟现在是候镇山亲自审讯,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

“我招什么?”洛千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说道:“我是正当防卫,你还能把我怎么样?难道你要严刑逼供?”说到这里,洛千帆眼中的慵懒一扫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寒意。

仅仅是一眼,就让候镇山后背冒出冷汗,感觉锋芒在背,是啊!他忘了,眼前这个男子可不是普通人,那可是华夏万岁军的信仰。

“你……你要干什么!”候镇山面色苍白,冷喝道:“这里是警局,就算你有天大的背景也给我老实待着。”

“砰!”审讯室的门被一名警员撞开

“局……局长,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当兵的。”

“怎么回事?”候镇山来不及呵斥他的鲁莽,急声问道。

“局长,外面来了好多当兵的,吵着要见洛千帆,而且他们是全副武装!”那个警员擦了一把汗,快速说道。

“全副武装?”

“嗯。”

候镇山愣住了,叶子清也愣住了,就连想到结果的洛千帆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老首长竟然用这么直接的方法把自己接出来,全副武装那就是代表着军区的意思,那么这次要保洛千帆的,很可能是静海市军区的那位大佬。

一想到这里,候镇山冷汗唰一下流遍全身,这简直就是耗子舔猫屁股,找刺激啊!

候镇山毕竟是一方官员,在这种情况依然镇定的说道:“子清,你看着他,我到外面去看看。”

不等叶子清反应过来,候镇山已经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军人来警局闹事,那可不是小事。

候镇山刚一来到门口,就发现五十多名持枪军人站在门口,为首的是一个少尉,脸上带着不快之色。

候镇山捏了一把冷汗,自己身边的二十多名警察已经掏出刚刚发的手枪,但对方的气势稳稳压住自己。

看到候镇山,那名少尉拿出持枪证和军官证,缓声说道:“你就是候镇山吧?我今天是奉上头的命令接走洛千帆的,这件事已经不需要你们插手,请把人交给我们。”

听着对方及其霸道的话语,候镇山也来了脾气,沉声说道:“这名同志,洛千帆现在是负罪之身,恕我不能把他交给你们,而且,你们这是要跨界插手啊?”

少尉闻言笑了,收起证件,上前两步,走到候镇山的面前,给他理了理衣领,略带不屑的说道:“我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了,你知道你抓的是谁吗?让你放人是给你机会,如果你还想平平安安的干几年的话,最好不要给脸不要脸。”

“咔擦!”身边的一个警察直接把手枪顶在那名少尉的脑袋上。

“什么意思?要杀我啊?”少尉戏谑的问道。

“你现在在这里闹事,按规定我完全可以拘捕你。”候镇山缓缓开口说道,那名警察自然是他指使的。

“很好。”少尉气笑了:“所有人听令!子弹上膛!”

“咔擦!”

一杆杆步枪对着警察,气势如虹,少尉看着面色发白的候镇山,厉声说道:“把他们的枪给老子卸了,谁要是敢反抗,按叛国的罪行!”

候镇山虎目圆瞪:“你敢!”

“砰砰砰!”

所有警察的枪被军人卸了,几乎没有反抗,找死啊!叛国罪,那可是要死人的,他们都是按月拿工资的人,跟哪些战场上玩命的军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少尉头顶的枪一卸,候镇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他知道,自己败了,真的败了,是自己小看洛千帆的能力了,本来以为洛千帆已经退役,那就没什么能量了,却根本没想到依然有人帮助他。

“候镇山,介于你这次的表现,我会跟上级反应一下,你能不能保住头顶上的乌纱帽,就看看你自己的能力了,不过,以你的人脉,可能真的没人敢帮你。”少尉笑着说道。

候镇山脸色苍白,本以为的一场轻松得利的交易,却演变成一个悲惨的故事,不但没收到徐金哲给的钱,反而还把自己的乌纱帽给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