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女总裁的贴身兵痞 网络作家 著

女总裁的贴身兵痞 网络作家 著

发布时间:2020-02-19 07:47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主人公叫沈练的书名叫《女总裁的贴身兵痞》,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家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给极品女总裁当保镖,一向不喜欢麻烦的兵王,不得已落入了世俗的争斗中……...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彪哥,人家还没舒服呢,你快点来嘛!”

床上的妹子搔首弄姿,引的旁边的小弟眼睛都直了,恨不能代替自己的老大,狠狠的惩罚这个小骚货。

何彪看到秦柔的照片后,对眼前的庸脂俗粉提不起半点兴趣,抹上印度神油后,何彪穿好了衣服,出门的时候,还对着镜子整理一下发型。

“呸!软脚虾,一点用都没有,还不如老娘的中指厉害!”

床上的美女小声的骂了一句,开始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幸福生活。

秦柔在夜总会门口度日如年,旁边一直有混混试图跟她搭讪,要不是光天化日,估计这些家伙就要对她上下其手了……

“美女,我们彪哥请你里面做一做!”

龅牙小混混猥琐的说着,故意咬重做的发音,将秦柔带到一间包厢,说何彪很快就来,让她耐心等一下。

过了几分钟,何彪才推门走进来,“秦部长,久仰久仰,快坐快坐!”

何彪见到秦柔,眼睛瞬间就直了,抓着她的小手不放,心中在想,这小手又滑又舒服,用来那个肯定过瘾……

秦柔受不了这种想要扒光自己的眼神,几次想将手抽回来,都失败了,而且对方还得寸进尺,搂着自己的腰。

“何总,我今天是专程为了工程款来的,都快半年了,你们也该……”

“你都说了,快半年了,那就再欠半年呗!”

何彪倒了两杯红酒,逼迫着秦柔喝下去,这里面放了药,只要再过几分钟,怀里的女人就要开始发骚了……

“何总,你要体谅我的难处,我们公司现在要裁人,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的……”秦柔越说越激动,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你来我这里,我让你当经理!”

何彪嘿嘿的说着,别说经理,就算总经理也行,但有个条件,那就是你的车得让我来开。

见秦柔一直推辞,又刻意的跟他保持距离,何彪有些不乐意,冷冷的说道:“实话给你说了,你们公司的钱,我是不打算还,有本事你们就去告……”

“不过嘛,看到你之后,我改变了想法,不过我这个人穷,没钱还怎么办,要不我肉偿吧,每次一百块!”

说着,何彪突然袭击,撕开了秦柔的领口,露出性感的蕾丝内衣,白花花的肌肤让何彪食欲大振,一把将秦柔压在身下。

“你放开我,我会报警的!”

“报警?你不知道警局是我家开的吗!”

何彪嚣张的说着,腾出一只手去撕秦柔的丝袜,面对男人的侵犯,秦柔万念俱灰,后悔为什么独自前来,如果有人能救她,她愿意以身相许……

就在秦柔绝望的闭上双眼前,包厢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

咔咔咔!

几道闪光灯后,沈练将手机揣进兜里,坐到了何彪的对面,笑着说道:“何彪是吧,欠我们公司的三百万是转账还是现金?”

何彪见沈练独身一人,愣了一下,随后抄起桌上的酒瓶,喝道:“谁他妈的松裤腰带,把你孙子露出来了,没死过吗!”

“那孙子你可得藏好了,别再让人把你塞回裤裆里!”

何彪的名气不大,但凭借够狠,在这一条街站的也很稳,什么时候被一个毛头小子这样顶撞过,当场就暴走,挥拳打了过来。

“沈练小心!”秦柔惊呼道。

“有事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大家文明人!”

沈练脸上挂着笑意,右手微微用力,何彪手腕吃痛,酒瓶也落在了地上,“秦柔你去外面等我,我跟何总讲讲道理!”

知道自己留下来只会碍事,在沈练的要求下,秦柔离开了皇都夜总会。

“哥们,你混哪里的,留个名字今后咱交个朋友!”

何彪额头冷汗直流,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疼的他牙根都咬出了血,沈练哦了一声,松开后坐到沙发上,笑道:“薇美国际的沈练。”

沈练!

薇美国际,怪不得刚才听着那么耳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你自己闯山门,也省的老子去找你!

何彪甩了甩手腕,袁少要求他办的人,正是眼前的家伙。

“呵呵,本来我还打算打断你的四肢,饶你一条狗命,现在看来,小子,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何彪怒喝一声,迟迟不见小弟冲进来,等他出了包厢,才发现自己的手下全部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嘴里冒着血,不知生死。

“明天下雨,真的看不到!”

沈练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他走到何彪跟前,那股无形的压力,让何彪吓破了胆,怪不得能灭了袁少的威风,不是一般的狠……

“我何彪出来混,也不是被吓大的,你要是真有种就弄死我,否则老子一定活剐了你!”男人的自尊与傲气,支持着何彪说完这句狠话。

狠话放出来,别人没有丝毫感觉,又有什么意思,只不过自我安慰的精神胜利法!

“我是来找你要钱的,”

沈练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一把掐住了何彪的脖子,“既然明天见不到太阳,咱今天好好欣赏吧!”

在沈练的挟持下,两人来到了夜总会的楼顶。

“太阳也看到了,我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转账还是现金!”

沈练突然发难,一只手将何彪掐到了半空,何彪脸涨得通红,不停的拍打着沈练的胳膊,想要挣脱开。

“摔死你,我可不负责!”

听到沈练的话,何彪这时候才注意到,他俩已经站在了高楼的边缘,自己的身子已经探了出去,只要沈练松手,他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何彪整个人却如置冰窟,全身被死亡所包裹着,他能感受到对方眼中的杀意,没有半点同情和怜悯的杀意。

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袭上心头,何彪头一次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涂抹过印度神油的分身微微一抖,尿骚味在空气中飘散……

“转账吧,我还能赚个几毛的利息钱!”

沈练将何彪丢在一旁,在阳光下,留给他一个终生无法忘记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