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小村神相 静湖竹筏 著

小村神相 静湖竹筏 著

发布时间:2020-02-22 02:03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小说主人公是陈青的小说叫做《小村神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静湖竹筏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返乡的大学生,立志造福乡里,偶然开启天眼,获得相术传奇。一眼定乾坤,且看农村小相师如何利用异能发家致富,造福乡里,开启传奇暧昧人生……...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陈青站起身来,从玉米丛中走出来:“是我。”

刘雯雯一见到陈青,俏脸吓的惨白,跟着一丝惭愧,惶恐的拉着身上凌乱不堪的衣服。

陈青懒得看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扫了一眼地上的王小虎。

王小虎裤子还没穿好,整个光着双腿,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口中还吐着白沫,陈青聚精会神,开了天眼,打量起王小虎体内情况,发现这小子身体胃部大量黑气涌动,侵袭着右边腹部。

右腹是肝脏所在,肝脏五行中中属木,木气呈现青色,此刻青色正被黑色逐步侵袭。

“这小子喝了什么,喝的中毒了?”陈青心里泛嘀咕,鼻子嗅了嗅,一股浓烈的酒味飘来,陈青一下子明白过来。

王佳嫂急忙奔过来,拉住了陈青的胳膊,防止他做出什么出格事情来。

刘雯雯见到王佳嫂,脸刷的一下更白了,她惶恐的问道:“你们怎么在这?”

陈青冷笑道:“这话该我们问你才是,大晚上的你个未出阁的姑娘,不在家好好呆着,来这做什么?”

陈青眼睛直瞥王小虎的裤子,刘雯雯吓的满脸羞红,眼睛四下乱瞄,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佳嫂善意的提醒道:“刘雯雯,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喊人送镇上医院啊,这是马上风,迟了人就救不回来了。”

“哦哦。”刘雯雯唯唯诺诺的点头,匆匆爬起来就要跑回村子里,陈青冷笑道:“喂,记得带瓶烧酒给我。”

“什么?”刘雯雯扭头错愕的看向陈青。

陈青冲她阴测测坏笑道:“咋的,我的话听不懂啊,我要你顺便给我带瓶烧酒来,越烈越好。”

“我为什么要带酒给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指使我。”刘雯雯不服气的瞪向陈青。

陈青冷笑道:“行,你要敢不带,我就不给这混蛋穿裤子,一会儿让大家伙来看出好戏。”

“别,我给你带就是了,你真的不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吗?”刘雯雯担忧不信任的看了一眼陈青,深怕陈青说话不算数。

陈青拍着胸脯保证道:“还不给我带酒,这人要是死了,你觉得还瞒得住吗?”

刘雯雯慌了,撒腿便冲村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不好了,王小虎马上风了,快来人啊,救命啊……”

王佳嫂不明白的看向陈青:“青子,你要她带烧酒干嘛,你要喝酒?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喝酒?”

“嫂子,我才没兴趣喝这贱人的酒呢,不说了,我先给这王八羔子把裤子穿起来。”

陈青蹲下摆弄王小虎,他也贼坏的,给穿裤子不给穿内裤,一会儿村民过来,见到这内裤,哪有不怀疑瞎想的。

刘雯雯手脚麻利,很快便喊来了不少村民,其中包括王三屯和王二牛在内,王佳嫂一见到王三屯和丈夫王二牛都来了,吓的连忙往陈青的果园跑去。

陈青留下来等人,王三屯来了玉米地,见到昏迷不醒的儿子,上来一把揪住陈青的衣领:“好你个陈青,你把我儿子怎么了,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陈青捏住了他的手腕,王三屯吃痛的“啊”叫出来:“撒手,快撒手啊,你个混蛋。”

陈青把他一推,王三屯踉跄的跌倒在田埂上,陈青不屑的冷哼一声:“你儿子自己喝酒出了事,赖我屁事。”

大家一怔的,这才闻到了一股子浓烈的酒味,王三屯急忙扑到儿子身上,骂骂咧咧的赏了他两个嘴巴子:“兔崽子,叫你少喝点你丫的不听,起来,少在这丢人现眼。”

王小虎被扇的腮帮子都红肿了,可就是不省人事,连哼都没哼一声,王三屯继续扇,可就是没半点反应。

“三屯哥,估计是喝大了,咱们还是先抬回家,回头灌口醒酒汤,准没事。”王二牛拍拍王三屯的肩膀。

王三屯起身招呼大家伙抬人,陈青在一旁站着不动,冷笑道:“王会计,这人要抬回家灌再醒酒汤,我准保他活不过半夜,阎王铁定派小鬼来勾他的小命,我看你还是快的喊船送他上医院,说不定还能捡条小命回来。”

“陈青,你敢诅咒我儿子,信不信我剁了你。”王三屯发狠,再度扑上来揪陈青衣领。

陈青一让,顺带脚下一勾,王三屯摔了个狗吃屎,狼狈不堪。

“王八蛋,你找打是不?别忘了你的果园还欠着老子钱呢,信不信我明儿个就把你果园收了还债。”

王三屯爬起来指着陈青鼻子发狠,陈青不为所动,鄙夷道:“哎,我提醒过你了,你自己不听,算了,那就等着阎王爷半夜来收你儿子的小命吧。”

陈青上了田埂,晃悠的冲自己果园走去,大家看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雯雯这时候匆匆跑来,举着手里的烧酒瓶喊道:“陈青,你要的烧酒。”

陈青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留着给你的相好慢慢喝吧。”

相好?

大家都是一愣的,有人提醒喊道:“王小虎怎么内裤没穿啊?”

这一声提醒大家这才注意到落在田埂旁的内裤,和内裤在一块的还有一条女人的内裤,刘雯雯一见自己的内裤,顿时慌的满脸通红。

月色下,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了满脸通红的刘雯雯,大家伙脸上泛起了暧昧的神色,尤其以王三屯的脸上笑的最**,刘雯雯被臊的直跺脚,扭头跑了。

陈青回了果园,进屋一愣的,王佳嫂早早就钻了他的床,拿被子裹着身子,这大夏天的,也不怕热出痱子来。

“嫂子,你不热吗?”陈青打了水一边洗脸一边问道。

王佳嫂羞红着脸直摇头:“我不热。”

“瞎说,嫂子你都热的脸通红,额头都在渗汗,来,擦把脸。”陈青把冷毛巾递给她。

王佳嫂扭捏的单手接过毛巾,随手擦了把脸,小心翼翼的拉着被子把毛巾递给陈青。

陈青见她这模样,一愣的,不明白问道:“嫂子,你咋了,在我被窝内藏什么好东西啦?”

“没有,就是嫂子我……”王佳嫂的脸臊的通红,娇艳欲滴的,美艳极了。

陈青见她吞吞吐吐的,好奇的突然伸手一拉被窝,这一拉开,露出了一双婉如玉藕的美腿来,这双美腿居然没有穿裤子。

“啊!”王佳嫂吓的连忙拉回了被子,陈青怵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她,瞪圆了眼珠子,他的眼前还在回味刚刚的惊鸿一瞥,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女人没有穿裤子,这实在是太美艳了。

王佳嫂羞的都要把脸埋进被子里了,她是真的没脸再见人了。

“嫂子,你的裤子呢?”过了半晌,陈青才回过神来,喘着粗气的他羞红脸问道。

“我……”王佳嫂吞吞吐吐的,目光偷瞄向了脚盆的后面,陈青瞄见了,忙走过去拿开了脚盆。

王佳嫂的裤子和内裤都在角落内安静的躺着,不过上面的水渍清晰可见,还带有一股子酒味。

陈青扭过头来看向王佳嫂,王佳嫂羞红的直拿被子捂脸,羞臊道:“我刚刚被那刘雯雯给吓到了……”

陈青揉着鼻尖,嘿嘿笑道:“嫂子,我懂,那啥,我给你找衣服,你先凑合应付下哈。”

陈青找出了自己的运动服,把衣服放在了床头拍拍,再打了水进来:“嫂子你擦擦身子,换上这套运动服吧,我就在外面,你放心洗澡,我保证不偷看。”

陈青说完立马乖巧的出去。

“信你的话才怪。”王佳嫂羞的满脸通红,不过还是大胆的下床擦起身子来。

陈青在外面,透个门缝向着里面瞧呢,灯光下,王佳嫂妙曼的身段若隐若现的,因为没有生过孩子,所以王佳嫂的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再加上平日生活艰苦,所以她显得有些清瘦,不过这样反倒有股子骨感美,很是养眼。

“咕咕!”

陈青大口的吞咽口水,心情很是激动,他迫不及待的趴在门上冲里看,,砰一声,这门没搭牢,陈青跌入其中。

王佳嫂吓的一大跳,双手急忙冲胸口上捂住,叫道:“你小子不学好,快点死出去。”

陈青腆着个脸,灰溜溜的跑了出去,出门前还不忘留恋的回头猛瞅一下,惹的王佳嫂美眸直翻白眼。

“死小子,就知道不学好,也怪憋屈你的,这么大的人了,都没个女人给你消消火,啊呀,我怎么就想这些可耻的事情。”王佳嫂喃喃说着,忽的发觉不对劲,双手急忙捧起发烫的腮帮,一脸难为情。

匆匆忙忙的把身子擦好换上衣服,王佳嫂冲外面喊道:“青子,嫂子好了,进来吧。”

陈青羞红满脸,弓着身进来的,难掩尴尬。

王佳嫂瞧了,脸微微泛红,指了指屋内,道:“晚了,休息吧。”

一进屋,二人顿时又犯囧了,就两间屋,一间厅堂,一间卧室。

陈青急忙把长板凳一拼凑,躺下道:“嫂子,我就在这凑合一晚,你进去睡吧。”

王佳嫂嗯声入内,躺进帐篷内,这才发觉不对,这大夏天的,不但热,而且还多蚊子,这人在外面睡一夜,还不满身包。

急忙起身,到客厅道:“青子,进屋和嫂子一起分床睡,这大晚上的这么多蚊子,别被咬伤了啊。”

“嫂子,没事的,咱们男女有别,这要是传出去,多不好啊。”陈青委婉的拒绝道,嘴上是这么说,心里期盼着呢,幸好这黑灯瞎火的,瞧不见他脸上红红的。

哪知道王佳嫂子就在这时候冲他抓来,也是陈青刚刚嫌热,掉转了个头睡觉,王佳嫂这一手抓的太凑巧了。

“啊呜!”

陈青忍不住叫唤了一声,王佳嫂也惊醒过来,急忙松手去开灯,一瞧陈青捂着裤裆,额头直冒汗,吓坏了问道:“青子,你没事吧。”

陈青揉着要害,推着嫂子进屋,道:“嫂子,你快点休息吧,我呢皮糙肉厚的,不怕蚊子咬的。”

王佳嫂欲言又止,想到自己刚刚那羞人的一碰,羞于见人,忙睡下,不敢再多话了,可是怎么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王佳嫂实在是没睡意,便小声问道:“青子,你睡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