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神都医典传奇 晓言 著

神都医典传奇 晓言 著

发布时间:2020-02-22 14:06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赵峰是小说名字叫《神都医典传奇》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晓言,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一部《医典》,让他成为医道圣手,却也将他夹在生死边缘。有人说他是王者,因为他碾压一切,后来他媳妇回来了。有人说他是暖男,因为他暖入心扉,后来他媳妇回来了。有人说他是疯子,因为他叫赵峰!...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听到赵峰这话,不仅是马玉儿和马婶,就连那些围观的村民都一脸怒意的瞪着赵峰,这不是咒人死吗?

“峰子,别乱说。”赵老根眉头一皱,怒斥道。

“我不是胡说,玉儿,想救你爸,你就听我的。”赵峰继续道。

大伙看着赵峰的目光要多奇怪有多奇怪,赵峰在山脚村名气不小,因为是第一个考上帝都一本的大学生,毕业之后工作体面。

只是不知为什么,半年前赵峰突然辞职回来,没有再外出过,整天就捧着一本没人看得懂的破书研究。

马玉儿红着眼,瞪着赵峰:“赵峰,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爸。”

心中对赵峰已经厌恶到极点,马玉儿甚至想将赵峰从自己家赶出去。

“就是,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老马都这样了,送去医院才是大事,你还不让动,难道你能治不成。”

“老赵,你家这孩子该管管。”

“半年前他突然辞职回来,估计就是嘴上得罪了人。”

村民七嘴八舌怒斥着赵峰。

虽然赵峰的父亲是赤脚医生,可赵峰连皮毛没学过,估计感冒药也配不出来,何况是现在赵老根都束手无策的情况,这不捣乱吗?

赵老根脸色难看,村里人最喜欢嚼舌根,赵峰今天说了这样的话,老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老赵家一辈子被人戳脊梁骨,在村里也别想抬起头来。

“你给老子滚回家去。”赵老根一声怒吼。

“哎呀,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赵峰也是急了,他看出老马叔是因为血管堵塞,脑袋缺氧才导致的晕厥。

现在老马叔全身血管紧绷,躯体僵硬,随便动一下就可能要了老马叔的命。

而且就算没有这一茬,等将老马叔送到县医院,老马叔早就因为缺氧给憋死了。

“玉儿,你不信我没关系,你现在摸一下老马叔的手臂,是不是特别凉,你再翻老马叔的眼皮,肯定是死鱼眼,而且我没判断错的话,老马叔的胸口有一块很大的淤红。”赵峰也是急了,拖得越久,对老马叔就越不利。

虽然怀疑,马玉儿还是摸了一下老马叔的手臂,顿时惊叫起来:“怎么那么凉!”

要知道,现在的天气,就算是死人,身体也不可能这么凉。

马玉儿正要去翻老马叔的眼皮,赵峰急忙提醒:“小心点,不要晃动老马叔。”

果然,正如赵峰所说,大家都是一副诧异的眼神,等马玉儿将老马的T恤往上推,一片淤红露了出来,众人已经一片惊叹。

“真是神了,峰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种事情对村民来说实在新奇。

马玉儿眼神骤亮,现在已经相信了赵峰七八分,一把抓住赵峰的手臂,希冀的道:“赵峰,你能救我爸,对吗?”

手上的柔软让赵峰一阵享受,他轻咳一声:“中医讲究的就是七分观,三分察,让老马叔醒来很简单,玉儿,你准备一壶热水,一把剪刀,两条毛巾,还有一袋盐。”

准备热水需要时间,一些村民就趁机询问为什么不能动老马。

“老马叔的血管已经堵塞,血液停止流动,就好像是水管里的水结冰,晃动很容易让其破裂。”赵峰用比喻做了简单解释。

赵老根将赵峰拉到一旁:“峰子,这些你都是从那本书上学到的?”

“恩。”

“回去再说!”赵老根不再多言。

马玉儿刚将一切准备好,高德已经将车开来停在院子里,走进来见一切未动,不由疑惑:“玉儿,怎么还没准备好。”

“赵峰说他有办法。”马玉儿道。

“就他?”高德一脸不屑:“他就是个学金融的,哪里懂得医术,何况赵老根都没办法,老马叔可耽误不得,我们还是快将老马叔送去县医院。”

说着,高德上前就要扶老马叔。

“啪。”赵峰打掉了高德的手。

“高德,你是想害死老马叔吗?”赵峰怒声道。

“我看想害死老马叔的是你,猪鼻子插葱,你装什么大象。”高德回击道,他本是打算在村里弄个村医所,但因为有赵老根,很多村民也不支持,因为在赵老根那里看病基本只有药钱,没有别的费用。

但村医所就不同了。

有这次机会,不仅能和马玉儿拉近关系,而且再提建村医所,村民肯定会支持,他不管赵峰有没有办法,高德都不想让赵峰搅局。

“高德,赵峰是真有本事,一眼就看出了老马的情况,可神了。”之前还怒斥赵峰的村民主动为赵峰说话。

“切,狗屎运懵的呗。”高德撇嘴。

“半小时,我让老马叔醒过来。”赵峰直视高德,高德作为村长的儿子,鱼肉乡里,没少干坏事,只是村民大多老实,而且他们也斗不过。

“你要是能,我叫你爹。”高德嘴一快说了出来。

“好勒,儿子,那你看好了。”赵峰一笑,这到是一个让高德出糗的机会。

马玉儿站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因为两人都是在帮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只能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法:“赵峰,我爸就拜托你了,不行我们再送去县医院。”

“哼,我看你逞能到什么时候。”既然马玉儿都开口了,高德自然不好多说,抱着手臂站在一旁。

赵峰让所有的女性离开,三下五除二用剪刀将老马叔身上的衣物全部剪开,在热水中加入适当的盐,调匀,打湿其中一块毛巾敷在胸口的淤红上,又将其中一块毛巾打湿从头到脚给老马叔擦拭。

约莫二十分钟,老马叔的体温渐渐恢复正常,脸色也变得红润。

“好了,老马叔差不多该醒了。”赵峰呼出一口气。

“这就行了?”高德表示怀疑,上前查看,因为这也太简单了,用盐热水就能救醒,搞笑的吧?

就连那些村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哪里知道,赵峰可不只是简单的擦拭,在擦拭的过程中,赵峰不断的按摩老马叔的穴位。

“对了……”赵峰出声。

“噗。”突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老马叔一个翻身,吐出一口黑血,刚好吐在高德衣服上,一股难以形容的腥味恶臭顿时蔓延开来。

“老马叔会吐血。”赵峰终于补完了后面的话,高德脸瞬间黑了下来,赵峰绝对是故意不提醒他,好让他出丑,高德恨恨的瞪了一眼赵峰。

赵峰耸耸肩,老马叔会吐血在他意料当中,他早有准备,两杯热盐水,一杯用来漱口,一杯让老马叔全部喝下去。

“太神了,老赵,你有一个好儿子啊!”村民纷纷对着赵老根道,眼中满是羡慕,恨不得赵峰是自家儿子一样,赵老根脸上笑容被夸得就被断过。

老马叔一家对赵峰那是千恩万谢,至于高德,丢了这么大人,早就跑没影了。

“对了老马叔,你刚醒来,最好不要下床走动,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去县城做个全面检查。”赵峰道。

现在对赵峰的建议,老马叔一家哪会不听。

村民都先后离开了,赵峰和赵老根刚出院子,马玉儿就追了上来。

“赵峰,谢谢你。”

“那之前的事就抵消了?”赵峰笑着问。

马玉儿一跺脚:“你想得美,亏你还有脸说。”然后就跑回去了,赵老根一头雾水,看向赵峰的时候眼神已经有些审问的味道。

赵峰干咳两声,气氛显得相当诡异。

幸好,赵老根也没有多问。

赵峰家中,父子俩回来后就进了房间,神秘兮兮的模样,让赵峰的老妈宋婷一阵奇怪,这父子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儿子,那本书你研究透了?”赵老根看着赵峰。

“研究透不敢说,不过里面的内容我差不多都记住了,之前还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今天碰上老马叔这情况,到是让我懂了很多。”赵峰老实回答。

听到这话,赵老根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却只是一笑:“不愧是我儿子。”

“爸,有你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吗?你之前连这本书上的文字都不认得。”赵峰翻了一个白眼。

“咳咳!”赵老根一阵尴尬:“那上面的字,我一个不认得。”

“这本书是用小篆编写的,封面是《医典》二字,爸,明天我就翻译一份给你,对你看病用处很大。”赵峰道,好东西,自然是家人一起分享。

赵老根神色更加复杂,一口回绝了赵峰:“你爸都半截进棺材了,我们老赵家,有你会这本《医典》就足够了。”

不在理会赵峰,赵老根从房间一个偏柜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后,面色恭敬的将里面的东西捧在手中。

等赵老根转身,赵峰才看清楚,这是一块灵位。

“赵峰,跪下。”赵老根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

第一时间赵峰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赵老根再次喝了一声,赵峰才回过神,跪在这块灵位前。

“赵峰,这是你爷爷的灵位,我要你在此立誓,没有经过我同意,你不能将《医典》传给第二人,否则我们老赵家断子绝孙,永不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