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花都桃运王 千鹤 著

花都桃运王 千鹤 著

发布时间:2020-02-25 01:03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叫《花都桃运王》,是作者千鹤所编写的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说中百万年一遇的灭世玄龙洛尘,被母亲夺去龙脉丢在地球。长大后,洛尘来随姐姐赵灵儿到都市,意外救了季家姐妹,陷入漂亮姐妹花、英气女警官、知性女总裁、傲娇长腿校花等美女的纠缠中,桃运不断,却又阴差阳错,被卷入血族谋划了一万年的绝世阴谋之中……直到有一天,他化身为龙!...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九月的东海市依然酷热难耐,热得像蒸笼一样。

晚上十一点。

洛尘下了夜班,和同乡狗剩在路边摊吃过宵夜,一起沿着马路往工地的民工宿舍走去。

到了一个岔路口,狗剩猥琐笑道:“跟哥走!带你去发廊街玩玩!”

洛尘十八岁,长得高大挺拔、眉清目秀。他摸着自己的圆寸头,道:“我前几天才剪了头发。”

狗剩一愣,随即大笑:“哈哈哈……你以为发廊街是剪头发的?嘿嘿……那是洗头的……洗小头……”

洛尘摇头:“不去!我还要存钱给姐姐上大学呢,再说,我自己会洗头。”

狗剩嘴角抽搐:“你小子……真是太蠢了!为了赵灵儿省吃俭用熬夜加班,值得吗?你又不是她老赵家的种!”

洛尘摇头:“狗剩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要不是爸妈好心收养,哪有现在的我?爸妈不在了,我当然要替他们供姐姐上学啦。再说,姐姐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让她吃苦呢?”

狗剩撇嘴数落起来:“真是烂好心……”

洛尘从小被赵家夫妇收养,视如己出、疼爱有加,家里还有一个大他半岁的姐姐赵灵儿。

三年前,在城里打工的养父养母死于一场事故,洛尘便辍学回家,赚钱供姐姐读书。因为年纪太小,没人招他,洛尘只好去煤矿挖煤。

今年,姐姐考上东海大学,洛尘也成年了。在姐姐的眼泪攻势之下,洛尘放弃了挖煤这个“高薪”工作,跟着姐姐一起来了东海市。

在这里,洛尘做民工,姐姐上大学,每个周末还能聚一聚。

忽然,洛尘停住脚步,望着街对面。

狗剩也停下了数落,寻着洛尘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一个身材丰腴婀娜、前凸后翘的白领少妇。这里是城郊工地,荒芜偏僻,那美艳少妇格外惹眼。

此时,少妇拎着小包,走路东歪西倒。

“别看了!那种漂亮女人,就是喝醉了酒,也不会看上咱们这种小民工的。还是跟哥去发廊街吧,便宜又实惠。”

狗剩扯了扯洛尘。

洛尘却不动,皱眉道:“这女人不像是喝醉了酒,倒像是……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三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在少妇背后十来米处,慢悠悠跟着三个穿夹克的男人。

狗剩撇嘴:“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怀好意?”

洛川却摇头:“谁这么热的天穿夹克?还三个人都穿!从他们走路动作看,他们夹克里藏着东西,而且,他们故意放慢速度,是在跟踪那个女人。”

狗剩却不以为然,道:“别多管闲事!你真不去发廊街?那老子自己去了,都憋了好几天了……”

说罢,狗剩的身影消失在马路拐角处。

洛尘慢慢跟着马路对面的少妇和三个男人,他的目光死死锁定着少妇。

“腿根内夹、后臀微颤、四肢乏力、面有红云、吐气如丝、心律不齐……”

洛尘低声呢喃着,眼神也越发坚毅起来。

“没错了!那个女人……一定是被下了极为烈性的药!而那三个男人,很可能跟下药的是一伙。”

以洛尘的医术自然不会看错。

洛尘五岁时,一老道经过村子,说洛尘有龙姿仙韵,便收他为徒,教了他十年的武学和医术。

这时,街对面的少妇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洛尘暗道不好。

少妇后面那三个男人,立刻加快了脚步,来到那少妇身边。一个男人四下张望把风,另外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夹住少妇胳膊。

少妇无力挣扎,被拖进了一条漆黑小巷。

洛尘毫不迟疑地追了上去。

师傅说过:“医者仁心,身为一名医者,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秉持一颗正直仁慈之心。”

洛尘自幼跟随师傅学医习武,练就了一副好身板。

他追进了小巷,这附近是无人居住的待拆迁房屋,这小巷更是偏僻阴暗,没有路灯。洛尘跟着在小巷里七拐八绕,最后来到一间亮着昏暗白炽灯的破屋。

一个歪脖子男人在门口把风。

洛尘借着夜色掩护,轻易绕到他身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

歪脖子男人吓得大叫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他看清了洛尘的样子,见他虽然身材高大器宇轩昂,但面容稚嫩,一副民工打扮,便心生轻视。

男人拿刀比划着道:“哪来的土狗?赶紧滚蛋!老子们今晚要开荤,天王老子也管不了!”

洛尘搓着手,真诚道:“是这样……我想把那个姐姐带走。”

“啥?”男人一愣,随即,怒吼一声,一刀扎过去:“小王八犊子,你找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

哐当。

刀掉在了地上。

那男人的手腕被洛尘轻轻抓住,冷汗直流,歪着脖子跪在了地上,疼得抽抽。

洛尘伸出另一只手,在男人脖颈后脊椎骨上一捏。

咔。

一声脆响后,男人软趴趴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洛尘歉意地笑笑,走向屋门:“我没打架,我只是给你治病!你的颈椎长期错位,我帮你捏好了,但你以后要少打架、少发力。”

刚到门口,另外两个男人就拿着西瓜刀冲了出来,二话不说,罩着洛尘脑门就砍过来。

洛尘轻描淡写侧身躲过,诡异地出现在了两人背后。

洛尘道:“一个肾亏,一个花柳……唉!给你们点穴,勉强激活一下身体抗性,能不能完全治好,还是要看你们自己啊!”

他双手分别在二人的腋下和耳后一按。

砰砰。

两人也如面条一样,软哒哒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颈椎错位、肾亏、花柳,我都能治。但心坏了,我就治不了了!”

洛尘无奈地摇摇头,转身进屋。

然后,洛尘呆住了。

那漂亮少妇被绑住了手脚,堵住嘴巴,扔在床垫上。她衣衫不整、秀发披散,不停扭动挣扎,掀起的包裙袒露丰满双腿,扯开的衬衫透出饱满雪白,风光旖旎。

洛尘镇定下来,上前去扶起少妇,给她解开绳子,又把塞住她嘴的毛巾拔出来。

啵!

一声轻响。

少妇身体竟然为之一颤,这羞耻的声音,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击穿了她最后一丝理智的防线。

她忽然一把搂住了洛尘,巨大的胸团在洛尘怀里拱来拱去,开始撕扯起自己的衬衫来。

药效彻底发作了!

少妇哭泣一般,在洛尘耳边低语道:“快死了,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