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一同挥洒的热血 纯银耳坠 著

一同挥洒的热血 纯银耳坠 著

发布时间:2020-02-26 12:29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主角叫王越的小说是《一同挥洒的热血》,本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创作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哥也混过,哥也爱过,现在哥也低调!谨以此书祭奠那些逝去的日子…… 一个11岁独自去外地求学的少年,稀里糊涂地住进了学校混子的宿舍。懦弱的他不敢参与打架,只知道认真的学习。一次他被人欺负之后,他学会了打架,混的念头也开始萌发。直到他没能保护女友的时候,他彻底被激怒了,不但四处打架,还学会了抽烟,喝酒,放弃了学习,在学校里混了起来……为兄弟他能豁出命去,为女友他能受得住所有的苦。不管什么时候,一句[哥几个走着]都令他热血澎湃,激情高涨。年少轻狂,只为追求理想。豪情万丈,只为缔造辉煌。让我们一起大声的喊:[哥几个走着!]...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这天,我正陪着然上晚自习呢,我趴在那睡觉。然在一边学习,经过我的艰苦奋斗,她已经默认了我不学习的事情了。为此我的胳膊和大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突然,我们班门开了,声音特大,一下把我吵醒了,我刚想骂人呢。抬头一看是小辫子。小鞭子在门口叫我:“六,快点出来,有事。”

我打了个哈欠,站起来:“你下回声音小点,草。吓着我了都。正睡的香呢。”

出了班门。小辫子一拉我:“飞哥让人打了,住院了。”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别的事了吧,行了。我睡觉去了。懒的理你,也不知道换一招”

小辫子使劲拽了我一把:“CTM的骗你。听见没。”

我一下就清醒了:“在哪呢?”

“医院。”

我没顾的上理小辫子也没理林然,转身就跑了。到了学校门卫那,连招呼也没打,直接就跑出去了,打了个车就到了医院了。

进了医院我问大夫:“林逸飞在哪个病房?”大夫告诉我。我跑过去,推开门,看见飞哥。

飞哥转过头看着我:“我草,我好不容易出了次丑,连你这大佛都出动了啊。看来我面子还不小。”说完了乐了乐。

我过去看着飞哥,腿吊起来了,手和头都包扎了。旁边还有几个我们这年级的人,我们打过招呼,我看着飞哥:“谁干的。咋回事。”

飞哥冲着我一乐:“去,滚一边去,没你事,好好跟然过你的日子,这么长时间没闹事了,别参进来,我们可不缺你这半个战斗力。是不哥几个”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人没说话。

我看着飞哥:“你在这样,晚上我就搬走,以后咱们谁都不认识谁。好吧。”

飞哥没说话,从旁边把烟拿起来叼嘴里,我从兜里把火拿出来给飞哥点上。听飞哥说:“先养着吧,养好了在说。”

飞哥旁边趴着个女的,眼睛红红的,开口道:“我们在网吧,有人跟我们抢机器,推了我一下,阿飞就出手了,谁知道那边好几个人,起来拿凳子就砸阿飞,阿飞就把我护在了身下。他们真狠”说完了眼又开始流泪。

我仔细看了看这女的,原来还是黄毛,只不过是不黄色变成了黑色,原来也挺好看的。看着她哭,我心里就不是滋味。很难受。

我问飞哥:“那几个人是哪的,知道么。见过没有?”

飞哥吸了口烟,把气吐出来:“记着啥样了,不知道是哪的,以前肯定没见过。”

寸寸说:“那先养着吧,等好了咱们在说。”元元也点头。

我在医院陪了飞哥会。最后一节晚自习前,回了趟班。进班以后。我没说话,班里人都看着我。我做到然边上。然正在那写作业呢。头也没抬的问了我句:“怎么了,这么急,也不跟我说声。”

“飞哥让人注销了,住医院了。着急,忘了说了。”

然停下笔。转过来问我:“严重么?

我点了点头:“恩,确实严重的。心里挺难受的。”

然低着头没说话,过了会听见:“恩,我知道你挺难受的,愿意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吧。我不阻挠你这次,但是就这一次。”

我跟然说:“谢谢理解了。”

“我知道你把他们看的挺重的。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我是为你好。知道么,六。”

我笑了笑:“我知道的,我什么都懂,安了。媳妇,摸一把。”

然就乐:“滚,滚,真不要脸。”

这事以后,飞哥他媳妇天天在医院陪着飞哥,偶尔上上学,他媳妇家也很有钱,跟飞哥家差不了多少,两家父母也都没反对。

飞哥他爸报案了,我们等了很久,不过没啥用,根本不知道是谁。我们这点人,天天去学校周围的网吧转,带着飞嫂转了一个多礼拜,也没看到那些人,一个都没有看到。消失了一样。

过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这天,飞哥该出院了。我们这些人商量好了去接他,到了医院。飞哥他爸看着我们:“小哥几个都来了啊,那行你们聊吧。别老瞎闹。我回去啊。”

我们说:“叔,慢点昂。”

飞哥下床对着我们第一句话就是:“晚上整点喝的,整点吃的,整点玩的,整点唱的,整点搓的,憋死我了。哈哈”

我们跟飞哥一起聊了会,确认了下飞哥好的差不多了。就一起出了医院了。

我们说晚上一起吃饭,我让他们等我,回学校叫然。

然看着我:“我不想去,快考试了该毕业了。你们去吧,注意安全。”

我有点扫兴,有点生气。:“好,那我们去了。”这是我第一次明明知道然很不高兴,确没有理会她。

我们晚上一起喝酒,喝了好多,喝的好开心,接着一起去了KTV嚎叫。完事以后去痛快的泡了个澡,聊天,侃女人,好久没有的感觉。

11点多的时候,都差不多该回家了,都怕家里人着急。我们说散吧。从澡堂里出来,往远溜达。说各打个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路过一个通宵旱冰场的时候,正好看见几个人,男男女女的,有67个,从里面就出来了,嘴里还叼着烟。说着脏话,搂着女的。边走边闹。

飞哥突然停那就不走了,然后使劲揉了揉眼,一哆嗦,我们正纳闷呢。就只听见飞哥嚷了句:“CNM的,就是他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