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遥远的你 山瑰 著

遥远的你 山瑰 著

发布时间:2020-02-27 11:50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独家小说《遥远的你》是山瑰所编写的现在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希文聂凌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精心的骗局,她被未婚夫打包送到了他的面前。原本她以为,以她的姿色不足以引起总裁大人的注意。可没有想到的是,从见到他的第一天起,她就被他拐进了被窝。最可恨的是,他将她吃干抹尽之后居然还想占为己有。好不容易从他身边逃了出去,回到家却撞见未婚夫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她被自己的未婚夫和妹妹羞辱,作为旁观者,他却主动说要为她报仇,至于条件嘛……你懂的!...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宋希文看着赵一锋目光中的热切,心头一紧。用力地推开赵一锋,起身想跑,却被身后的宋以寒一把按住,“姐姐,你跑什么?不懂就要学!实践出真知,这些道理难道还需要我这个妹妹来教你吗?嗯~”

宋以寒脸上得意的笑容,在宋希文眼前无限放大。宋希文真恨不得手撕了她,可是现在她自身都难保,更不能把她怎么样。脸颊的灼痛像耻辱一样时刻提醒着赵一锋对她的背叛。

宋以寒脸上玩味的笑意,不屑地冷哼一声,低头凑到宋希文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姐姐,这一次你就尽情地享受吧!难得你妹妹我这样大方一次!不然今天过后,赵一锋可就是我的了……相信吧!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一锋把我娶进赵家,而不是你,永远不是!我才是真正的赵太太!”

宋以寒的话如闪电一般狠狠地劈在宋希文的心头。看着宋以寒目光里势在必得的坚毅,宋希文的心被惊得战栗起来。懵懂中,她仿佛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订婚前夜收到的小人,突然坏掉的项链,订婚时被玷污的婚纱……这些点点滴滴就像电影里的序幕一样,一瞬间全部涌进宋希文的脑海。

她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着宋以寒,难道她和赵一锋早就在一起了,只是……宋希文心乱如麻,六神无主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宋以寒,还没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又突然被身前忙碌的赵一锋拉回现实。猛然间,宋希文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她必须尽快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包围着她的阴谋和深渊。

回过神来,宋希文拼命地挣脱着。可是箭已在弦上,浑身赤裸的赵一锋倾身向她压来。宋希文最后地挣扎着,嘶声竭力地呼喊着:“不要……”

宋希文绝望的闭上眼睛,泪水不住地往外滚。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失败得连自己最后的底线也守不住了。就在她绝望之际,却突然听见一声闷响,随之感觉身上的重量一轻……

“你……你是谁?!”宋以寒尖锐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宋希文颤微地睁开眼睛,却看见另一张更想逃避的面容——聂凌齐!

眼前的情景简直就像电影断片一样突然。

刚才还骑在她的身上耀武扬威的赵一锋这会儿竟纹丝不动地倒在了地上。宋以寒伏在他的身上,用力地摇晃着,呜呜咽咽地哭丧道:“呜……一锋,一锋,你怎么?……一锋,你不要吓我……”

宋希文惊诧地抬起头,仰望着居高临下的聂凌齐。

聂凌齐的脸色出奇的难看。

看着聂凌齐铁青的脸色,宋希文下意识地皱了皱眉,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赵一锋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幸运,伸手拉起身边的被子,将自己的身子遮住。

宋希文刚刚将被子拉过来盖在自己身上,聂凌齐下一秒就一把将被子拽走扔在一边。

“你……”宋希文皱着眉,话还没说完,却见聂凌齐利落地脱下身上黑长的外套将她结结实实地裹了起来。

聂凌齐的个头很高,他穿在身上只到小腿肚的风衣,裹在宋希文的身上几乎将她除了头和脚以外全都遮了起来。

宋希文看着这样异常的聂凌齐不由地安静下来,还不等她回过神,就感觉身子一轻,整个人被聂凌齐腾空抱了起来。

在赵家大别墅里,聂凌齐就好像出入自己家一样,打横抱起宋希文旁若无人地走了出去。

身后的宋以寒没有见过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聂凌齐,但是从刚才那个男人的气度来看,也肯定不是好惹的主。

可眼看着宋希文就这样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宋以寒又心有不甘,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厉声咆哮道:“宋希文,你是我见过婊子里最能装的!野男人都进家门了,还在一锋面前装纯洁!你那植物人的废物妈妈看到你这样精彩表演估计都能被你给气醒!”

背对着宋以寒的聂凌齐明显感觉到怀里人儿浑身一颤。

宋希文缩在聂凌齐的怀里,死死地咬住牙齿,十指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却浑然不觉。她已经夺走了她的一切难道还不够吗?难道她非得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更痛苦吗?

因为是姐妹,所以宋以寒清楚地知道她鲜血淋漓的伤口。而她的妈妈就是她最不可触碰的伤疤!

可是她的妈妈是怎样从才女变成植物人的?还不是因为她那狐狸精妈妈的介入,还不是因为她的出现!

她的妈妈陈美惜原本是全市人尽皆知的才女,名校毕业却为了自己深爱的男人选择了家庭。她扶持着爸爸从一文不名的穷学生到公司CEO,虽然宋家的家业不大,可是妈妈已经很知足了。

随着爸爸的事业越来越大,原本妈妈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可是两年前,一个自称是宋哲凯妻子的女人却打破了妈妈的美梦。

她毫不吝啬地跟妈妈分享了过去二十年来爸爸在外面金屋藏娇的壮举,还带着已经年满十八的宋以寒回宋家认祖归宗。

她们母女“光明正大”地住进了宋家,爸爸却无声地默许!

妈妈忍受不了这样荒唐地背叛,日夜沉醉堕落,为了挽回爸爸的心,可怜的妈妈甚至不惜以喝毒酒威胁,可是她喝下那杯毒酒之后却再也没有醒过来,只留下她和年幼的弟弟。

因为毒酒的烈性严重损伤了大脑组织,所以虽然保住了生命,但是却很难再醒过来,医生甚至说就算妈妈醒来,智商也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而宋以寒母女也终于真正成了宋家的主人。

宋希文将头埋得很低,眼泪“滴答滴答”地滚落下来,浸染在聂凌齐整洁的衣衫上。聂凌齐低头看着怀里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女人,眉间一皱,下意识地搂紧怀中的人儿,微微侧头,对身后的宋以寒冷声说道:“三个月内,我会让赵氏集团在A市消失!”

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加长林肯,看着聂凌齐抱着宋希文从里面走出来,顾青丰忙不迭地开门下车,毕恭毕敬地站在车边恭候着聂凌齐。

聂凌齐先是动作轻柔地将宋希文放进车里,而后绕到另一边自己开门坐了进去。

车子平稳地向前驶进,宋希文紧紧裹着聂凌齐的衣服,一言不发地缩在角落里。她对聂凌齐一点也不了解,她不知道他的喜怒哀乐,对这个只手遮天的男人,她只想敬而远之。

虽然刚才聂凌齐算是救了她,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绝非出于善意。

聂凌齐扭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失而复得的人儿,向来波涛不惊的他,心里没有由来地烦乱。

想起刚才房间里那个臭男人骑在她身上的样子,他就愤怒得抓狂,他怎能容许别的男人碰他的女人?尽管她只是长得很像晓妤,但现在她也是他的人!

车内可怕地沉默着。

宋希文缩在角落里,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