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唯一神话 网络作家 著

唯一神话 网络作家 著

发布时间:2020-02-27 17:48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唯一神话》是由作者网络作家著作的都市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唯一神话》精彩节选: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性凉薄,略显无耻的我,身边多了这样一群人。 我失恋的时候,他们会说:“多大个事儿啊,娘们没了,明儿再找,如果你实在急用,那今晚我自己借你一宿!” 他们总是在我茫然的时候,陪我在简陋的平房里喊着! “万般努力,我们只为出人头地!” ...... 那时的我,无法理解这种“缺心眼”一样的热情,许多年以后,有人离去,有人老去,也有人渺无音讯... 我突然明白,这些陪我走过青春岁月,特别缺心眼的一群人.....叫做兄弟! 回首年少轻狂,我心里有话要说,于是有了这个故事,这一年,我给大家讲一个我和这帮缺心眼的故事,观摩一下我们的病态生活!...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我去楼下交了八千多的医药费,随后上楼看见马小优,困的眼睛通红,还在走廊里来回走着。

“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无论如何,明天我都把钱给你!”我走到她身后,筹措了一下,张口说道。

“.......那...好吧!我给你留个电话,明天你忙完联系我!”马小优想了一下,掏出手机说了一句。

“嗯!”我心情烦躁异常,也没空和她斗嘴了,记下了她的电话,就把她送进了电梯。刚要往回走,另一个门的电梯里,匆匆忙忙的窜出来四个人。

我扭头一看,是门门,老仙,水水,竟然还有张君。

“南,咋样了?”门门一步窜出来,擦着额头的汗水,焦急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呢,还在里面!”我停顿了一下,低头说了一句。

“啪!”

老仙伸手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像忘了我晚上刚揍过他,自来熟的整了一句:“南,我说你别生气昂!!我就算到了,向大爷不是好嘚瑟.......牌九可以推,钱能瞎欠么??你放心........!”

“你把嘴闭上!真他妈烦人!”李水水皱眉呵斥了一句,走到我身前,掏出两千块钱,直接塞到我裤兜里,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是真没钱,时间太短,我媳妇那儿就两千,你先拿着吧,啥时候有啥时候给我!”

“谢了!”我愣了一下,真没想到李水水能来,更没想到他能给我送钱。这时我忽然想起他跟我说的那句,就是混社会,也得有两个朋友吧......

“呵呵!”李水水笑了笑,没再吱声。

“拿着吧,我和大傻门的,时间仓促,钱偷的不是那么专业,老陈最近也有防备,多的现金一般不带回家!你先拿着,明天我拿菜刀再跟他谈谈,估计还能有点!”老仙也递出了五千块钱,塞到我手里,补充了一句:“你JB打我一拳的事儿,我寻思寻思还是不跟你一样的了,你说我这体格子+板砖,咱俩真要干起来,你是对手吗?........!”

“.......嗯!”我低头应了一声,右手颤抖的接过了钱。

就在这时,张君也上前了一步,他随身背了个八十年代末的帆布包,扫了我一眼,干脆的掏出三万块钱,递到我面前,简洁的说道:“我这人不欠别人过,社会上的事儿你也懂,晚上在饭店,我也没办法。不过这事儿多多少少对你有影响,我本来就给你准备了一万,想过一段再给你,既然你现在用,那你就现在拿着,剩下的两万呢,你得还我,时间一个星期!”

他说完,我惊愕的抬头看向了他,他脸上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随口说了一句:“你接触的面儿还是有点窄,别跟林恒发学,越学混的越篮子!!什么是钱?朋友就是钱!拿着吧!”

“谢....谢了!”

“信誉是一点一点积累的,一个星期,你把钱给老仙!”张君淡淡的说了一句。

“明白!”我接过钱,郑重的点了点头。

深夜,医院走廊内,我们五个人站在电梯门口聊天,五道长短不一的影子,拖的老长。

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此刻画面的时候,就在想,如果张君在这时没有出现,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朋友。他有一种非凡的感染力,不知道从哪儿带回来的,以前,我和老仙,门门,水水等人,似乎从来没走过这么近,更没动过“这么多的钱”........

我去楼下交过了钱以后,又跟他们在走廊里,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老向被推了出来。由于打了麻药,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也搭不上话,推进重症监护室以后,我沉默了一下,冲着他们四个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儿就行!”

“行,注意安全!呵呵!”张君打量了我三秒,笑着,莫名其妙的整了一句注意安全。

“那我也走了!!媳妇还在家等着!”李水水听着张君的话,愣了一下,应该是听懂了以后,才说的这句。

“我陪你吧!!偷完钱,回家也是挨揍!”老仙不知道听没听懂。

“.......你挨揍,我肯定也挨揍,我也在这儿对付一宿吧!”新佑卫门沉默了半天,也插了一句。

“还是回去吧!”我皱眉说了一句。

“行了,别墨迹了,我送送君儿!”老仙从病床上站起来说了一句。

“.......我跟你一起去!”我没再强硬的拒绝,答应了一声,跟着门门和老仙,去送张君和水水。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们五个刚走到走廊里,发哥夹了个包,领着林子,还拎着几个花篮迎面走了过来,看见我以后淡淡一笑,刚要说话,扭头就看见了老仙和张君,随后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住。

“...完喽,给你惹麻烦了!”张君双手插兜,脸上挂着笑意,小声的说了一句。

“这是考验我们发哥的心眼,到底有多大么??”老仙低着头,也阴阳怪气,声音很小的说了一句。

“哥...!”我看着发哥,张口说了一句。

“呵呵,都在呢,你爸咋样了?”发哥站在原地没动,问了一句。

“刚推出来!”我脑袋嗡嗡直响,本能回了一句。

“钱凑够了么?”发哥停顿了一下,张口说道。

“我借他的!!”

“没够!”

我和张君同时开口说了一句,但说完以后,发哥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我猛然扭头看向了张君,他的表情挺无奈,我知道他这么说是为了我好,事实上也确实是他借我的,他这么说是怕发哥想多了!!

但我为什么要撒谎说没够呢???

很简单!!

发哥来这儿,肯定是送钱的,我潜意识里,是想接他钱的,因为一旦接了,那就说明晚上饭店的事儿翻篇了。而且我也不想让他知道,张君给我拿钱了,因为要账的事儿,发哥已经怀疑我跟张君有一腿了,现在张君再给我拿钱,那妥妥的算是捉.奸在床了。

但这谎在我脑袋乱糟糟的情况下,撒的一点技术含量没有,以至于事情更糟了........

“哦,那就行!!楼下还有个朋友等着!你们聊,我先下去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吧!”发哥略微停顿了一下,伸手将果篮放到了长椅上,转身就走。

我停顿了一下,抬腿追了过去,发哥和小林走进了电梯里,我看着他张口就要说话。

“南!!我先走了,完了,有事儿回头再说!”发哥直接把话堵死,按了一楼的按钮,直接走了。

我站在电梯门口,久久无语。

“这JB人,心眼还没汗毛孔大呢,你说就他这样,还想产起来?产他奶奶B吧!!”老仙一向看不上发哥,他因为长的磕碜,所以天生骄傲。

“.......呵呵,回去吧,走了!”张君淡淡说了一句,进了另外一个电梯门里,李水水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走廊里,还剩下我们三个。

“操,他不能真因为张君借你点钱,给你穿小鞋吧?”门门问了一句。

“不能...不能!!”我沉默一下,强笑着摇了摇头。

“你管他那事儿干啥!穿小鞋就干他,有毛病么?”老仙莫名其妙的急眼了。

“别扯!”我烦躁的说了一句。

“真在这儿蹲一宿啊?”门门舔了舔嘴唇,笑呵呵的看着我问道。

“我得找个人,讲讲理!!”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就走呗!!”显然,老仙肯定听懂了,张君那句注意安全是啥意思。

“门门,你就别去了,你也不混社会!”我眨着眼睛说了一句,心里暗骂自己本性难移,又要坑门门的节奏。

“你真Jb假......!”果然,门门无语的骂了一句。

“好吧,那就带你一个!”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

晚上一点半,我家院子里。

“唰唰!!”

我拿着个铁锹,在院子里的松树下面,使劲儿挖着。

“你他妈干啥呢?咋地?你家院子长炮啊?”老仙蹲在地上,跟虎子玩耍的很愉快,他瞪着小眼睛,给虎子一个嘴巴子,虎子回头就是一“脚”,“俩人”已经重复这个枯燥的动作,五分钟了。

“要不,我还是回家请剑吧!”门门玩角色扮演,家里有个小型军火库,军火库里抛去高仿的热武器不讲,光动漫里的长刀短剑就不下五十把,每日主要工作就是擦剑,事后还他妈上香,弄的不是一般专业。哦,他还说每个剑都是有灵魂的,要像爱媳妇,一样爱他们,所以他媳妇没了........

“不用!”我弯腰从坑里,捡起一个油布裹着的长条物体,磕了磕上面的土,塞进塑料袋里,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我操你家还有这个呢?!你啥时候整的?”老仙只扫了一眼长条物体,就惊愕的冲我问道。

“不是我的,老向的!”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回了一句。

“你家还有啥趁手的家伙事儿?”门门问了一句。

“厨房有菜刀!”

“妥了!”

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关上大门,匆匆消失在了夜色里,路上老仙问道:“你说,用不用蒙个面啥的?”

“.......隔啥蒙??”我背着书包,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行就给裤子脱了呗!”老仙眨着眼睛,认真的说了一句。

“滚他妈远点!!就你裤裆里那小玩应,比脸还容易让人认出来!”门门一口拒绝着说道。

“你傻B啊,我穿裤衩子了!!”老仙依旧很认真的辩解了一句。

“操!”我直接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