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乡村美人图 老婆爱我 著

乡村美人图 老婆爱我 著

发布时间:2020-02-27 23:40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经典小说《乡村美人图》是老婆爱我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福贵,内容主要讲述:乡村赤脚小医生叶福贵,机缘巧合偶获仙府,担负起寻找转世仙女美女的任务,同时,带领着乡亲们走上富裕的阳光大道。 寻找一个个仙子美女,那也是一个技术活,和一个个仙女一起生活,更是一门艺术,叶福贵这个仙府主人,养活一大堆仙女,太幸福操劳了。 这个幸福的操劳,放着我来,谁都别抢...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桃花村,来福小诊所。

“娘,草药不多了,我去山上采集点药草。”下午三点,送走了李婶,叶福贵背上了小背篓,拿上了小锄头,就要去后山。

桃花山的后山,那可是遍地是宝,各种药草多不胜数。

“小福贵,小心点,听说,下午可能有雷阵雨,要不要带上伞。”叶福贵的娘陈良娣,喊着叶福贵。

“不用了,后山山洞多,下雨躲一会就行了。”

叶福贵背着小背篓,直接出了家门,离开了来福小诊所,一年前,叶福贵还在省里打工。

但是,家里突发意外,父亲叶大山遭遇车祸丧生,娘陈良娣也摔断了左腿,现在还没好,家里更是欠下一**债。

现在,妹妹叶美心,又考上了滨海大学,学费,住宿费,生活费一大堆,起码也要三四万。

更是火上浇油的那是前村长张大发,更是逼迫着叶福贵还债,要是不还债,就要让叶美心嫁个儿子张小江,才能再去上大学。

亏得叶福贵,随着父亲学了几年医,现在,接过了父亲的小诊所,勉强可以养家糊口而已。

九万巨款,还有妹妹叶美心的学费,简直犹如两座大山一样,压在了叶福贵的肩上了。

“快开学了,我要将后山百丈崖下那三株野山参采集了,这是七年前父亲发现的,现在,只能采集了,找秋霞嫂卖了,才能缓解一下家里的紧张吧。”叶来福这一次出来,已经打定了注意,冒险去采集那三株野山参。

否则。

再过半个月,要是无法还了张大发家的九万块钱,张大发就要来叶福贵家逼亲了。

半个小时之后,叶福贵来到了后山,天色已经大变,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一场雷阵雨了。

前方,有着一棵大树,一位身穿着蓝色牛仔裤,天蓝色衬衫高挑女子,正焦急的发愁起来。

叶福贵一瞧,这不是新来的美女大学生村长,美女村长张颖吗?张颖来了,张大发才退下来当副村长了,但是,还是把持着桃花村的实权。

“福贵小医生?”

张颖也见过叶福贵,这个时候,已经下起来小雨了,雷声更是打坐起来,甚至,一个惊雷也打在了附近,吓得张颖脸色有点惨白。

“张颖村长啊,打雷下雨不可以在大树下,这边就这棵大树最显眼,前面有个大山洞,咱们过去躲躲吧。”

叶福贵熟悉桃花山的后山地形,张颖才来半个月,根本不熟悉,今天来这里也只是考察而已。

“那好吧。”美女村长张颖,也有一些无奈,这天变化真快,天气预报好像没雨,怎么就下起来雷阵雨了。

张颖无奈,只得跟随着叶福贵,一路小跑五分钟,果然,来到了一座山洞之中,此时,张颖的衬衫已经全湿透了,下身的牛仔裤,更是半身牛仔裤,整个人曼妙的身材,更是一览无余出现在了叶福贵面前。

这一下,叶福贵也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张颖村长,下次来,记着穿上长筒裤子,山里毒虫比较多。”叶福贵提醒一下,这一位初来乍到的美女大学生村长。

“嗯,谢谢你了。”张颖微微一笑,突然,山洞里面传来了几声异样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声。

“啊,不要啊。”

“栓子,你轻点轻点,下雨了,没人来和你抢。”

“知道了,你趴好,我厉害吧,比你家二牛厉害吧,哈哈哈……趴好了,像个**的小母狗啊,对对对,再叫几声……。”

山洞内有着一处隔断,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正在做那种事情,叶福贵听着声音,观察着背影,更是十分耳熟。

这不是二牛的媳妇,春花嘛?

那个男的,正是,张大发的二儿子张小栓,经常调戏良家妇女。

“啊……”

“啊……”

“哥哥好厉害,妹妹上天了,上天了……”

山洞里面,春花**着,张小栓更是卖力的冲刺着,山洞之内上演着**戏,外面的雷雨也已经小了下来。

雷阵雨果然是雷阵雨,来得快,走的也快。

张颖和叶福贵趴在山洞洞口,生怕被发现了,里面居然上演着活春宫,更是令张颖耳根子也发烧起来。

张小栓和春花搞了十来分钟,张颖和叶福贵在洞口,居然也看了十来分钟,现在,雷阵雨已经停了。

“我走了,福贵你也快走,要是被她们发现,那就不好了。”美女村长张颖,直接掉头就走。

要不是刚才下着雨,她早就走了,刚才,她即害怕有激动,一直攥着叶福贵的手。

“这种事,二牛哥恐怕还不知道吧,一对狗男女。”叶福贵和张二牛,那可是小学同学,二牛哥现在可是去城里打工了。

叶福贵也掉头就走,张小栓,张小江,张大发,这爷三可是桃花村的一霸,无人敢惹,特别嚣张。

“谁?”

张小栓喊了一声?

但是,叶福贵已经早早离开两分钟了,刚才,春花感觉有人在洞口,一直提醒着张小栓,但是,张小栓正在劲头上,那里肯停下来。

耕种完毕,张小栓走到了洞口,果然,发现了两双鞋印,但是,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了。

看着鞋印,应该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栓子,都怨你,要是被人发现了,我还怎么过,刚才和你说,你还不信人家,只顾得自己舒服自己爽。”

春花脸色红润,娇声说着,还捶打着张小栓的胸口,赫然,春花鼻子嗅了嗅,不由得知道谁来这山洞了。

“这是叶福贵来了,这边一股草药味,肯定是他来山里采药,躲避雷阵雨来这里的,叶福贵可是二牛的好哥们,要是他把这个事情告诉二牛了,我可怎么办?”春花不由得抱怨起来了。

“什么?叶福贵,放心吧,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个时候,张小栓出的山洞,开始摸着叶福贵的鞋印,也去上山了。

百丈崖。

叶福贵已经下去了,他想着今天就将野山参采集回去,后天秋霞嫂回来了,卖个好价钱。

叶福贵系着一根绳索,下到了百丈崖下方二十多米的地方,这里有着三株野生的野山参。

这可是父亲叶大山,当年发现的。

“好了,采集了两株,剩余这一株,暂时继续生长吧。”叶福贵估摸着,这两株三十多年的野山参,起码也值十来万,足够还债和妹妹叶美心上大学了。

蹦。

突然,绳索断裂了,叶福贵背着小背篓,直接掉落到了百丈崖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