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我们青春无悔 皮皮虾 著

我们青春无悔 皮皮虾 著

发布时间:2020-02-28 10:44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我们青春无悔》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皮皮虾,主人公叫黄三,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黄三去给弟妹红梅送西瓜,竟撞见她在屋里.......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黄三啃着馒头,含糊不清的附和大壮的话。

大壮拍了拍黄三的肩膀,扛起锄头,去了被黄三翻了大半的地儿。

“真是多亏有三哥你帮忙啊,不然靠我家那口子,不知道得多久才能搞得完这块地,行了,三哥,你就歇着吧,我来弄!”

大壮站在地里,挥舞着手里的锄头。

有人愿意主动帮忙,黄三也乐得轻松,干脆大摇大摆的坐在地上,看着大壮忙活。

等到大壮把地给翻完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大壮的衣服也全都被汗水给浸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

大壮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冲着黄三笑了笑,“三哥,咱走吧,让你弟妹好好给你做顿饭尝尝手艺,好歹你也帮我们做了那么久的事情,总得要好好谢谢你。”

大壮热情的招呼着黄三去他家吃饭。

黄三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表情有点尴尬。

“算了吧,我就去打扰你们两口子的二人世界了吧。”

大壮嘿嘿一笑,把手搭到黄三的肩膀上。

“咱们哥俩不存在的,还是先好好谢谢你才是正经的。”

面对大壮的盛情邀请,黄三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了拒绝。

“你们两口子这么久没见,肯定需要很多相处空间,我一个单身汉就不去凑热闹了,吃饭啥时候不是吃吗,非得挑这几天吗?”

大壮见黄三的态度如此坚决,也就放弃了继续邀请的打算。

“那行,等哪天三哥你想吃饭,就来我们家,绝对给你备着!”

大壮很大气的拍着胸脯保证。

黄三点着头应了几声好,就接过大壮手里的锄头,扛着回了家。

自从大壮回来了之后,黄三都没怎么在村子里遇见过红梅,倒是在地里边劳作的时候遇见了大壮好几次。

黄三挺纳闷的,红梅以前可从没这么久不出门。

早就对此很好奇的黄三,正好遇上村里边在发放退耕还林的钱,要通知到每家每户,黄三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去看红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正巧,这天大壮没在家,大清早就去了地里。

黄三到了红梅家,发现院子是开着的,堂屋的门却关得严严实实。

这异样的一幕,让他觉得很费解。

黄三敲了敲堂屋的门,“梅子,在家吗?村里在通知人去领退耕还林的钱呢,你们家咋还不去?”

黄三的话音落下,里边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一会儿,堂屋的门就在他的面前打开了,而站在门里的人却吓了黄三一跳。

站在门口的人是红梅。

可是红梅的手臂上和腿上多出了好多青紫色的印迹,**的皮肤上突然冒出这么多痕迹,看起来有点可怖。

黄三震惊的望着红梅,拽过她的手,仔细的查看着那上边的痕迹。

“梅子,这怎么回事,咋两三天不见,就变这样了呢?”

红梅一听,眼眶里里面就充满了泪水。

黄三一个粗人,遇上女人的眼泪就有点不知所措。

“梅子,你别哭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总得告诉我吧。”

红梅的泪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往下掉,却闷着头一句话不说。

红梅啜泣着扑进黄三的怀里,双臂紧紧的揽着黄三的腰。

黄三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抱紧怀里的红梅,轻轻拍着她的背部。

红梅趴在黄三的怀里哭泣了十来分钟,才慢慢的抽泣着停了下来,推开黄三,发现他的胸口都被打湿了大半。

“对不住啊,三哥,把你的衣服都弄湿了。”

黄三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什么事儿,关键是你身上这些伤是怎么回事?”

面对黄三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红梅再也控制不住了,边擦眼泪边说出实话。

“这,这都是大壮打出来的,我已经……已经……”

“什么?”

黄三心中一惊,撸起袖子直接骂了出来,准备去找大壮的麻烦。

“妈的,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动手打女人,大壮这个**,真是造孽了,到底是为了啥,把你打成这样?”

黄三恨的牙痒痒的,这女人可不就是用来疼的,怎么能用来打呢?

“还不是为了他工作的事情,他之前说要去城里打工,见见世面,我同意了,结果他出去三个多月了,一分钱都没往家里拿,我还给他倒贴了200块钱生活费,我在家能有什么收入啊,就靠着那几亩地过活呢,我就问他,为啥没往家拿钱,我一问这个事,大壮就生气了,他说包工头不给他,他也没办法!”

红梅说道这里,声音有些哽咽了。

“我就说,别人家男人都能拿钱,你咋就不行呢,拿不到钱就去要啊,这样出去几个月,一分钱没挣钱还倒花家里的钱,还不如不去!大壮听到我这个话,他马上就火了,问我是不是嫌弃他没挣到钱,还骂我是败家娘们,说着就要打我。”

说着红梅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跟蚊子哼哼似的了。

“我跟他解释说我没那意思,只是觉得挣不到钱,不如回家一起种地,结果他更生气了,说我没出息,可劲的揍我,三哥,你给我评评理,你说我容易么?我做错哪了?”

积压了这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妈的,我去找这个**,非揍死他不可,这也太欺负人了!”

“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就是我的命吧,再说三哥你要是去了,大壮还以为我两有啥呢,那才说不清楚了。”

说了这么多,红梅的情绪宣泄了不少,慢慢稳定了下来。

“行了,三哥,你要是真心疼我,就把你的肩膀借我用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