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活动 > > 危险的妻子 八爪虫 著

危险的妻子 八爪虫 著

发布时间:2020-02-29 03:33     浏览: 次    来源:未知
主角叫柳雪的书名叫《危险的妻子》,是作者八爪虫创作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美丽温柔的妻子,有一天竟会变成我最可怕的梦魇……...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柳雪的手机上装着手机QQ,而就在刚刚,手机的屏幕顶端,跳出了一条新的信息提醒。

或许是出于某种不好的预感,原本平静下来的我,这会心脏不由自主的开始加快,手指悬浮在手机QQ上,稍稍迟疑后还是咬牙按了上去。

QQ打开,信息随后显现。

刹那间,我瞪大了眼睛,原本平复下来的心境陡然暴怒如狂,仿佛有无数的愤怒狂焰在体内蒸腾燃烧,直冲脑门!

一个聊天框,一行硕大的黑色文字刺眼至极。

老汉:小糖糖,今天你胸都快被我给捏爆了,没被你的笨蛋老公发现吧?

手脚在哆嗦,眼前的文字忽然间变得模糊,我甚至于在这一瞬间都忘了该怎么去呼吸。

捏爆了?笨蛋老公……

紫色的胸罩,淡去的精斑,还有这条让我几乎快要丧失理智的QQ信息,这一切就仿佛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整个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乎就要当场瘫软在地。

手机忽地又是一震,我触电似的差点没把手机给扔出去,克制着心中无穷的抗拒,我又低头看向了最新的消息。

依旧还是那个昵称老汉的在说话:睡了?那我也睡觉去,小糖糖,这次我要去梦里干你,嘿嘿。

眼前阵阵发黑,抬头望了眼房门,不由得浑身发冷,就仿佛真有一个又黑又丑的老汉,正在嘿嘿怪笑着往原本属于我的床上爬去。

胸口憋着的闷气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张大了嘴巴大口呼吸,强抑住去拿把菜刀大砍一通的冲动,一遍遍的告诉自己那个老汉没过来,而且家里门锁的好好的,他也根本就过不来。

仰头,痛苦的闭上眼睛,紧握拳头,握紧又松开,然后再次握紧,如此数遍之后,才慢慢抑制住心头的种种冲动,渐渐冷静下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再次点开QQ信息,强抑痛苦的打开了聊天记录。

相爱七年,结婚三年,我对柳雪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她的QQ最早还是我帮着申请的,QQ昵称就是白雪。

回想起以前那个连QQ号都不会申请的笨蛋丫头,看着新昵称叫棉花糖的小号,我的心简直就在滴血。

棉花糖?哈,是像白雪一样的棉花糖么,可是这脏兮兮的糖又怎么还会像白雪那般的无暇?

登在柳雪手机上的,那自然只能是她的QQ号,这个棉花糖显然就是她的小号。也亏了她这般小心,用已经不怎么常用的手机QQ来沟通,而不是用更为常见的微信。要不是今天阴差阳错,她喝多了酒没来得及把QQ换号登录,怕是我这个天字第一号大傻瓜还要被她蒙在鼓里面!笨蛋老公?哈,真是有够笨的!

伴随着陷入深渊般的绝望,我开始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只是当我点到最前面的记录,看到也只是显示了今天一天的聊天记录时,微微错愕后,心中的寒意却是更盛了几分。

柳雪比我想的还要更小心谨慎一些,甚至是以前的聊天记录也都被她给删了。也或许是她登一次删一次,可能每次回家还要换号登录。而她越是这般小心翼翼,就越说明她处心积虑的背着我在外面偷情。

我不敢再想下去,只要一想到他们在一起了不知道多久,我便忍不住一阵阵揪心般的痛。

今天最开始的聊天记录,是从老汉一句迫不及待的话开始的。

老汉:在哪,我过来了,要不要我进去一起喝点?

棉花糖:千万别!你等下,我待会装作去洗手间,大家都喝多了,没人会发现我离开一小会的。

老汉:嘿嘿,还是我的小糖糖聪明,快点吧,老汉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了!

棉花糖:去你的,羞羞。到了记得发我短信,我就出来。

这一段聊天记录里显示的时间,正好就在今天晚上的九点多,那会柳雪就是在外面跟所谓的朋友吃饭喝酒。

这里面最后一条信息的时间是在晚上21:28分35秒发出,在隔了十几分钟,也就是在21:45分左右,那个叫老汉的便又有一条新的信息发了出来。

老汉:我来了,就在你包间外面的走廊上,你找个借口快出来。

棉花糖:你要死啊,这么快就来了。等着啊,最多三分钟,我马上出来。

聊天记录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下面接上去的便是之前我看到的那条信息。

我的目光死死定在了21:45的时间上,随后闭上眼,心中却是阵阵钻心刺痛。

晚上十点左右,我是给她去过电话的,那时电话明明接通了,却又很快挂断,现在回想起来,似乎隐隐还听到了一些怪声,结合这两人的聊天记录,用脚趾头去想,我都能想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想到我跟她打电话时,我视若珍宝的妻子却在其他男人的身下喘息,我浑身的血液便几乎快要冻结,失魂落魄下,我随手把手机扔回了她的包里,脑子里浑浑噩噩,失魂落魄下都不知道怎么回到的床上,等回过神来时,我早已是泪流满面的靠在床头,目光凝视着熟睡中的妻子,却仿佛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嘴角含着甜美的微笑,似乎在梦里也是异常的愉悦和开怀。

或许……真的是在梦里跟那老汉私会?

瞳孔蓦然一缩,濒临崩溃的我几乎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掐死她!

悬停在她脖子上的手慢慢的环成了圈,但忽然间,她似有所感的在梦里嘟囔了句什么,拱了拱身子,又往我身旁的位置上挪了挪,然后贴着我的身体再次沉沉入睡。

眼泪再次决堤,我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懦弱的哭出声来。

泪眼模糊,张大了嘴巴却偏偏无法呼吸,我用力的闭上了眼睛,任由热泪滚滚而落。

到底还是……

下不了手。

瘫靠在了床头,几乎把眼泪流干的我无助的望着天花板。

相爱七年,这或许真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吧。

柳雪表面上温柔乖巧,与除了我外的其他人相处时也多是温吞水似的性子,但也只有我最清楚,她骨子里从来就是一个喜欢刺激和新鲜的人,七年了,她或许是倦了,是找不到新鲜感了,只是不想就这样跟我结束,所以才在外面偷偷摸摸的又找了其他人。

可这是婚姻啊,既然婚姻里没了忠诚,那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既然倦了,那就……离婚吧。

盯着天花板,我心若死灰,呆呆的枯坐在那里,想着等到了早上就跟她摊牌,然后两个人把话说清楚后,我就放她自由。

时钟滴答作响,或许是做好了决定,又或许是哀莫大于心死以至于万般疲惫涌上心头,不知不觉间,我竟是就这样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