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浓妆素颜》(30)三国是本讲婚姻的小说

《浓妆素颜》(30)三国是本讲婚姻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7-11-14 14:59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三国一定是一部讲婚姻的小说,要不然为什么一开篇就点破了两口子的真谛: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有了上次回家的惨痛经历,李浩这次回北京前并没有提前告诉丁玉萍。由于两天的中秋节假期被九州串到十一前,中秋只放当天,李浩虽然很想儿子,也很想和一家人团聚,但也只是打了个电话回家。李浩和丁玉萍都有意的回避十一假期的话题,话也没多说,丁玉萍也没再提离婚的事情,李浩问了问儿子的学习情况,和儿子通过话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同样没有牵挂的人在这一刻就成了彼此的牵挂。中午的时候,李浩继续找了高洋一起喝酒。他俩很早就认识,应该说是关系非同小可。

中秋是个回忆的好日子。两人酒入舌出,几十年的经历娓娓道来。

李浩原本是唐山人,年少时父母双亡,跟着爷爷奶奶过了几年。十九岁那年,爷爷奶奶相继过世后,李浩没有听从大伯的安排去当兵,高中毕业也没法再念书,就只身来到了北京,成了第一代北漂人。八四年的北京,个体户成了热门词,各种企业也开始纷纷抬头,但是工作还是不好找,尤其是对于外地人。找了许久工作的李浩拿起一份北京晚报,看到了女人花前身,北京华光皮肤病医院下属工厂的招工信息,上面没写一定要北京户口。李浩就坐了一天的公交车赶往当时还很荒凉的北城。

李浩记得那条路真够远的,一路上都是菜地、玉米地,偶尔才能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一直到了学院路才看到一所所高校,过了清华东门,再过了北京语言学院,才到了这个北京华光皮肤病医院。别看这个医院偏远,但在北京它是最有名的皮肤病专科医院。李浩在医院里打听了半天,在门口又换了一趟车,向北咣当了两站地才到了登报招工的下属工厂。

等李浩赶到厂子的时候,天都有点黑了,工厂已经下班了,李浩就和值班的大叔聊了起来。“你们这厂子也忒远了点。”李浩的一句抱怨,让大叔听出了他的唐山口音。大叔说我们要北京户口的,李浩拿出报纸说你们没登啊。那位大叔戴上眼镜看了李浩半天,嘿嘿笑了,就和他聊起了家里情况。聊的细节,李浩早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这位大叔不像一个看门的。他的确不是看门的,他就是李浩未来的岳父,当天值夜班的老厂长,丁贵和。

有户口的并且念完高中的北京孩子没人愿意来这么远的厂子工作。那次招工中,李浩是唯一一个高中学历的人,也算是工厂破例招了一个外地人。进了厂子的李浩没有上生产线,而是直接做了质检员和安检员,每一道工序他都要熟知和琢磨。

老丁经常喊他来家里吃饭,他也追上了老丁的女儿丁玉萍。老丁退休后,李浩已经是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国家一纸文件,公立医院不能再有下属经营性企业,厂子要卖。总经理和厂子里几个老员工想合伙把厂子给买下来,但是龙华的父亲刘向朝作为医院的药商,出价更高,所以顺利盘下了企业。总经理心里不平衡,就召集员工消极怠工,企图赶走出资方。在那个复杂且慌乱的局面下,李浩和刘向朝认真的谈了整整一晚上,谈如何经营这个企业。第二天厂里就发出了公告,原总经理下课,李浩上马。

利用老岳父的威信和自己的能力,李浩平息了事故,让女人花走上了正轨。随着李浩事业的进步,李浩也在追求学业上的进步。他认识的一位传媒大学教授破例招收他作了研究生,按相关的规定,工作经验到了一定年限可以相当于学历,只有高中毕业的李浩就这样念起了硕士。李浩由于忙着工作,也没怎么上课,但是研究课题总还是要完成的,教授就派了一名学生跟着李浩一起研究,这名学生帮着李浩完成了毕业论文,《化妆品行业的广告传播特点及研究》。这个帮着李浩完成论文的人,就是高洋。

一瓶酒喝到底,高洋问了李浩最后一个问题:“蒋祺又找我要王大妈的联系方式,你确定是有这个消费者,确定是过敏了吧?!”

李浩点点头:“对,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高洋说:“那我就放心了,后面的事情也许还需要这个人。”

中秋节,高洋下午就去陪着父亲过节了。李浩逛了一下午的商场,也没有想好给岳父带点什么东西回去,最后买了两条当地的好烟,外加两瓶当地的好酒。

李浩那天找赵建成就没提请假的事情,就只能按照九州的放假安排行程了。十一假期前两天,也就是二十九日,李浩早上四五点就出门,开着车回北京了。他并不想回去直接见龙华,虽然九州总裁赵建成转达了这是荣嬷嬷的意思,但李浩还是想等到她回国后面谈一次再见龙华,并且李浩并没有对赵建成合盘托出,他后面针对女人花还有一系列的动作,只是这一系列动作是否能按计划进行,李浩并无十分把握,至于对不对荣兰芳说,李浩没有想好。但是如果不见龙华,自己又违背了赵建成的意思,如果这几天赵建成追问起来,就会让关系变得更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