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李莫然丨亲人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李莫然丨亲人

发布时间:2017-12-07 16:52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李莫然丨亲人

作家新干线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李莫然丨亲人

作者简介

李莫然:原名君芳,内蒙凉城人。最大的爱好是写文章,最大的梦想是当作家,擅写情感类文章,创作发表小说、散文、诗、论文多篇。

亲 人

李莫然

“翠儿……翠儿,开门来。”我喊了几声,终于听到里面有了小小的动静。门“吱”地一声打开了。

“病还没好转?”

“就这样了,一时半会儿难好转。”

“前几天都还好点呢,这……”啊!我忽然看到了茶几上的两张近日的火车票。北京?翠儿去北京呢?去北京看病吗?到底是什么病还要去北京?在北京诊断出什么了?我没敢再吱声,心却怦怦直跳,再不敢和翠儿聊敏感的话题。

“唉!也不知怎么了,北京都确诊不了,说没病。”

“没病那很好哇。”

“就是难受得很啊!”翠儿有气无力地说。

“这是什么病啊?为什么北京也没查出?”我暗暗地想。

翠儿说着说着,身子竟一动一动呜呜地哭了出来。

“没病是好事嘛,哭什么?”

一会儿,翠儿丈夫张利军从外面回来了,有点喜出望外地说:“莫莫,过来了啊!好几天不见你,很忙吧?”

说起这个翠儿的丈夫啊,可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好人,常面带笑容,彬彬有礼,从没和别人吵过闹过。和翠儿是自由恋爱,对翠儿很好。我们都说他俩是男帅女俊的一对儿。

今天看上去张利军也是一副疲惫的样子。即使笑,也是强装笑颜罢了。既然见到了她丈夫,我想弄个水落石出。

“翠儿到底怎么了?”

“唉!”张利军的一声叹息更让我听出了凄凉与无力。我不再问了,三人都陷入沉默。

也许是翠儿哭够了,或正想找个人来倾诉倾诉吧,她说话了——“莫莫,你说世上有沒有不亲妹妹的哥哥和姐姐吗?有不亲女儿的母亲吗?”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见翠儿长长地吸了口气随后又长呼了一下,能感觉到她很憋屈。

“有什么话想说你就说吧。”我说。

“她这人就这样,人家不亲你,你偏要追人家。”张利军来了这么一句。正是张利军的这一句却把翠儿的话匣打开了。

“莫莫,我前几天去北京查病,向我哥哥、姐姐借钱,结果钱没借上还挨了一顿。”

“钱没借到还挨什么?”

“我们26号去的北京,前一星期就买了火车票。24号准备带的钱数还没有凑够,我左思右想就给我姐打了个电话。我觉得姐姐是亲人,是很亲我的人,一来想和我姐姐借些钱,二来还和我姐说说我的心慌。我害怕啊,到底是什么病?万一查出来什么该咋办?”

“那很对嘛,在困难时期应该和亲人聊聊。”

“当打通了我姐的电话,人家可能刚午休起,说话懒懒的——‘有事儿吗?’我听她这么一问,眼泪差点掉下来。但又害怕我姐为我担心,还是强制着没流泪。最痛苦无奈的时候,觉得亲人的声音也是美到心坎上的一种安慰。我就说:‘姐,我26号想去北京检查身体,还缺点钱,你那有没?’‘缺多少?’她问我。我说:‘三千多。’‘你没钱啊?那我得和你姐夫商量商量,人家说换车呀。你连父母都不亲,还亲你这个姐姐?借钱时就想到我这个姐了?’一听姐姐这样的语气,我再也忍不住哭了。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脑袋一片空白,说了句‘那就别借了,你就当我不在这个世上了。’谁知这么一句却惹怒了我姐,她在电话那头大吼:‘借钱还这么嘴硬?连父母都不认,还认我这个姐?你今天死呀明天死呀?……’我姐的话像刀在挖着我的心啊,让我有些不知天和地的感觉,耳朵里嗡嗡嗡、脑袋里嗡嗡嗡……”

“啊!——呀!”对于翠儿的话我惊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亲人啊?一个要去北京看病的软妹妹,姐姐怎能这样?……翠儿的讲述忽然让我的内心感到了种阵阵酸痛。

“那你哥哥那里怎样?”我追问。

“我也不知我姐到底说到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当我从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时,身边还是张利军一个人。看到他憔悴的模样,我的心更碎了,觉得自己活得太没意义了,整天连累利军,干脆死了算了。但利军紧紧握着我的手,再三说:‘翠儿、翠儿、你别怕,有我在。天塌下来我给你顶,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不能没有你,你要坚强,坚强起来战胜疾病……’听着利军的话,我觉得我还得活着,还得坚强。不然利军和小宝怎么办?但看病钱还不够,怎么去北京?我想了一大堆,趁利军出去买菜的时间,我就硬着头皮、厚着脸皮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拨通了我哥的电话。我哥当时可能正忙,一接我的电话就问有什事。我说我去北京想查查病,钱还没凑够。我哥一听就说:‘你去北京查病管我什么事?我忙了!’说完就挂电话了。”

“唉!——唉!你家人咋这样?”面对翠儿的痛苦我不知该如何来安慰了。但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我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