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张素莲丨花落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张素莲丨花落

发布时间:2017-12-07 16:52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张素莲丨花落

作家新干线

【短篇小说有奖大赛】张素莲丨花落

作者简介

张素莲:太原医药药材公司退休干部。喜欢看书,写作。退休后在太原市老年大学《龙城老年》杂志担任编辑。

花 落

张素莲

文革前夕,我们班转来了一位女生,叫晓雨。晓雨性格爽朗,微微眯着的眼睛笑意盈盈。她是从祖国首都来的,流利的北京话字正腔圆,曾是北京少年宫合唱团的小演员,还参加过大型舞蹈“东方红”的演出。虽然说只是其中的一个很小的配角,但也足以使我们对她刮目相看了。晓雨说她是在拂晓时出生的,当时天空正下着小雨,妈妈就给她起名为“晓雨”。班里有个外号叫“老夫子”的同学,摇头晃脑地随口就吟出“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同学们都叫“好!”唯独老师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

文革很快到来,我们这些懵懵懂懂的初二年级学生也卷入了运动,学校老师基本被打倒后,我们就不上课了。白天,参加批斗会,晚上轮流值班,看守几个因右派问题被隔离的老师。晓雨的好嗓子有了用武之地,在舞台上,她扮演红灯记里的李奶奶,那高亢激越的唱腔让我们这些观众拍红了巴掌;批斗会上,她领头喊口号,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晚上,她和我们一块值班,带领我们高唱革命歌曲,记得唱得最多也是最带劲的一段歌词是:“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帝国主义、修正主义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这首歌明摆着就是唱给那些被关起来的人听的,我们唱得特别起劲,根本不管里边的人能不能睡觉。我们以为这就是参加革命,特别兴奋。

一天,晓雨请假回了一次家,第二天到了学校,她就向我们宣布:“我爸爸是个大右派,昨天,我们全家参加了批斗会。会上,我妈妈已经宣布和他离婚,我们也宣布与他断绝父女关系,开完批斗会后,我们回家好好庆祝了一番,真痛快!”看到她大义灭亲的革命行动,我们都鼓掌支持,她一副坚毅的表情,像极了舞台上的革命者。

混乱的喧嚣过后,我们都离开了学校,各奔东西。我在药店工作。那时候的药店很忙,药品紧缺,尤其是中药材。顾客拿来一个药方,往往配不全,缺一两味药是常有的事。有时一个药方能缺五六味甚至七八味药,每个药店都刻有一枚“缺药”的图章,划价员在一个药方上叭叭叭一连盖几个缺药章,然后面无表情地问顾客:“缺五味,抓不抓?”愁眉苦脸的顾客就央求:“你给看看,药斗里还能不能搜一点?”如果是认识的人呢,师傅就打发我到库房给拿出来一点。因此,我们库房,经常私下里留着一些紧俏药,如茯苓,杜仲、炮甲珠、山芋等等,留着走后门。刚上班时我不懂,划价员告诉顾客没有的药,顾客过来问我,我就说有,并且很快就从库房拿出来,把师傅气得在后面狠狠骂了我一顿,我才知道原来卖药的也不那么单纯。直至后来遇到了很多事,我才知道为什么人们爱说,无论多么有棱有角,到了社会上也得给你磨平了。

一天,我正在往药斗里装药,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问:“我这个药方能不能配齐?”我抬头一看,高兴地喊了一声:“晓雨!”她看到我也很高兴,说:“没想到你在这儿工作,我正发愁药配不齐怎么办呢?”我们又相逢了。以后,她经常来,说给她妈妈抓药,等候的时间,她爱和药店的师傅们聊天。她知识面广,嗓音好听,说话时表情丰富,师傅们都喜欢她。隔几天不见,他们就问我:“你那个同学怎么不来了?好想听她说话。”我们那个平时爱紧绷着脸装严肃相的主任也很难得地附和:“就是,那可是个好姑娘。”我一听,有点不乐意,没听你们这么表扬过我呀!就没大没小地打趣:“师傅们,咱这是药店,不是饭店,不来最好,没病谁会来呀!”

有一天,我们主任鬼鬼祟祟地跟着我来到库房,我以为他是来检查我的工作,赶紧表现得积极一些,拿着簸箕一股劲地簸药,呛得他直打嚏喷。他满脸堆笑地看着我,让我休息一会,说有话问我。谁知他的头一句话是:“你那个同学有没有对象?”我摇摇头:“不知道。”他又问:“她想找个什么样的?”我又摇摇头:“不知道。”主任急了,“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有点委屈:“主任,我一天到晚在店里工作,礼拜天您还老让我加班,别看我和她是同学,可自从我们见面到现在,都没有功夫好好叙叙旧,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心里想,我是你的职工,你都没有关心过我,却管我同学的事,真是多管闲事!主任没有计较我话语里的情绪,说:“这个礼拜天我不让你加班,你约上她去玩玩,顺便问问她。”我有些疑惑:“主任,你怎么这么关心她?”主任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的侄子想找对象,我觉得她合适,你问问她,看她有没有意思?”哦,我明白了,敢情是他们家想找媳妇。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