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山西】菀贞丨小说/棕榈花开

【山西】菀贞丨小说/棕榈花开

发布时间:2017-12-08 13:58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山西】菀贞丨小说/棕榈花开

作家新干线

【山西】菀贞丨小说/棕榈花开

作者简介

菀贞:山西翼城人,喜欢文字,认为文字的灵性在于贴近心灵,洞察心灵,解析心灵。喜欢安静的做自己,让心在仁爱宽厚从容中慢慢去简单,让尘世随阳光慢慢安暖。

棕榈花开

菀贞

雨已经下了一夜,仍然没有要停的迹象。偶有汽车鸣笛穿过雨幕造成间歇中断,迅疾又恢复了匀称的沙沙声,整个夜都在这单调的声音里感觉到湿漉漉的沉重。冷风从窗缝挤进来,掀开了放在床柜上的圣经书页,哗啦啦的响声像忽然落在她身上的寒噤一样冷嗖嗖的。

安息日下午的受洗仪式仍历历在目,牧师庄严肃穆地在她面前诵读经文,然后郑重的为她洒洗按首。从那一刻起她的肉体与灵魂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将与凡尘俗世区分隔离,另归属于神的国度。她下意识地裹了裹被角,把头埋进枕头里。

“于是,我压抑自己,并吞下深夜黑暗的呜咽的叫声。”《杜伊诺哀歌》像雾霾一样压抑得她透不过气来,一声叹息就像这诗句的余音怅然落进那连天的雨幕里一样忧郁。

拿起放在床柜上的白色药瓶,她迟疑了一下,回想起临睡前已经吃过两粒。墙上的挂钟指针已指向子夜时分,她却没有丝毫睡意。断续涌现在脑海里的映像仿佛游走在意识里的一抹妩媚,捻弄心弦影影绰绰,是他的身影和他说话的神情。这个让她倍感温暖的男人曾经陪伴她安然度过了她人生中那段消极时光,在她失落而冷寂的心里注入一丝体贴和安暖。然而,此刻她却要努力把它们从记忆里一一删除,转换成纯净无杂的思维景像。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她让思绪极力攀岩在那些至高无上的箴言上,或者臣服在威严的诫律之下,在那些正直的近乎枯燥的言辞里凿出光亮照亮自己,鼓舞自己,以免被黑暗吞灭在阒静里变成一堆朽肉。

不,绝不能,她已经把肉体和灵魂献祭于信仰的祭坛,不再同常人一样的随心于恨或者爱得轻率和自由,像耶稣钉十字架一样。她必须从这些严格的戒律中脱离罪身去往圣洁的天堂。这是每一个虔诚的信教徒在心中种下那颗光明的种子时甘愿经历的苦难

此时,她为自己的罪过深深懊悔着。但那个深埋在心底的喃喃的心绪像有毒的花粉一样被风轻轻一扬就扑面而来,又挥之不去,时时挑衅着她的戒心。忽儿,又像两只撕咬在一起的麋鹿让她无奈让她心痛。

当婚姻的圆满终于暴露出裂痕,家的温馨突然凝滞在角落里,苦笑终于酿出心酸的泪水。在那些生恍若死的日子里,她像一只受困的猫输掉了自己的九条性命一样绝望。

苦,从心的每一个角落向外蔓延,眼泪却填补不了内心的失缺,用仅存的意志安抚那根疼痛的神经,但那情感中的残破却无法用耗损精神的代价修补,她的身体渐渐飘摇在羸弱的风口。她想她光彩的人生也许就此香消玉殒了,这样或者报复那些负心的人,或者激活冻结的婚姻,这是她生命之光渐渐褪去光泽的时候仅存的一点点侥幸。

朋友不忍看着她就此颓废,把她带到耶稣面前,说耶稣是天下万民的救世主,能搭救世人脱离一切的苦难。她信了,权且信了吧!她渴望找到一种依赖来支撑她倾斜的人生,哪怕一根稻草,她都愿意把自己托付给它,好把苦难交出去。

教导她的牧师是个忠实的上帝真子,他所有的灵性德修都坚守在神职的法则之内,是教徒们的楷模和榜样。严谨、温和、谦逊的执教风格赢得了教徒们的敬仰和尊重。她被经卷中所赞颂的真善、慈爱、灵修深深地吸引。也许这些美好的言辞最有魅力开启和点燃人心灵深处那束蒙蔽已久的纯洁善良的生命之光,她与这个伟大的生命体发生了共振共鸣,使内在的生命本源体得到有效的疗愈,因此她那根近乎衰萎的生命线慢慢复苏,像所有虔诚的信教徒一样获得新生。甘心领受神命,潜心灵修,并渐渐渗溶于为人处世的习性里,以致竭力达到修成和圆满的地步,这一过程仿佛沐浴在上帝恩光里重塑金身一般神圣。

虽然这一新鲜血液的注入曾使她重新正视了活着的意义,但这种抽象的意志支撑只限于心灵对话的狭小空间里,难免会发生觉知混肴欲念诱惑的错乱。并且这种意志支撑在长时间的发力后让她感觉空乏疲累,像拳头打在空气中一样没有实物感。

当肉身在现实中经历人世遭际时,她习惯性地想要抓住一些实际的有形的温暖和踏实的感受。因为她还不能够更深层次地参透真理,从中获得强大的能量保护自己,还没有学会使用真言将内心郁结的苦闷化解,没有用灵修的老练和智慧处理好灵与肉身之间的不协调。适时出现的情感竟让她毫无知觉地放任了自己,这像是上帝的恩赐——因为上帝并非不体谅人的苦楚,但又像是上帝的故意,以此试验她是否甘愿远离“罪衍”的诱惑,甘愿义无反顾地步入上帝神圣的殿堂终身朝拜侍奉。但她对情感的依恋明显暴露了她“在俗之心”已根深蒂固的锈蚀在她肉体的妄欲当中,她陷落在情感的深渊里艰难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