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山西】菀贞丨小说/棕榈花开(4)

【山西】菀贞丨小说/棕榈花开(4)

发布时间:2017-12-08 13:58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天空下着雨,茶室很冷,他起身为她关闭了身后的窗户,在她身边坐下,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他手的温度很温暖,让她心动,她警觉地抽回自己的手。

“怎么啦?”他有些不解。

“我……”她埋下头,不知道该怎样向他说,尽管已经决定是来向他道别的,但心中油然涌现的酸楚却怎么都无法向他说出那些令人伤痛的字眼。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他的声音清晰而温暖。

“我们以后……恐怕不能再继续了……”她的声音在颤抖,目光停留在茶室那株观音树的叶尖上,一颗晶莹的露珠无声的滑落在地上。

“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因为我是基督教徒……”她终于将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说出来,像抖落一个隐形的黑影一样如释重负,但自责却让她的心沉得很低很低。

“基督徒?”他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把端起的茶杯重又放回到桌上。

“对不起!一开始就该告诉你这些,但那时……我怕失去你,怕失去你之后那些厌倦无望的日子卷土重来。”她清楚自己当时是多么依赖他给予的爱护,这何尝不是存着一己之私?

他没有说什么。

“我……对不起你。”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感情,失声痛哭起来。

离别的伤痛终将被岁月的风雨掩饰,情感的泪滴终将被时间的手揉碎,再揉碎,像漂浮在空中的尘一样被忽略不计。

他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

“这样是会被视为触犯教规的。”她静静地说,“这不仅仅要约束在行为上,而且……臆想幻念都不允许受到玷染。”

“不能退一步吗?”

她摇了摇头,“不能一错再错了……”

雨依然下着,落在窗玻璃上的雨滴迤迤蜒蜒流淌下一道道细细的雨痕。

她明白自己现在是一个被分寸和界限约束的信教徒,情感的“越轨”是要被指责唾弃的,男女之间的任何亲密交往在教规之下向来是敏感和质疑的话题……

“要善待自己。”他说。

“会的,我会好好生活下去的。”她像是在安慰他,更像是一份承诺。

“不要让自己背负太多压力。”他说。

她点点头。“对不起……”她再次向他道歉,但心中的那份愧疚又岂是能用“对不起”三个字代替了的?

“不要这么说。”他说。

泪在她的眼角逗转,悄悄地落入心的深处。

“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

“不要难为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这样,就尊重自己的选择。一定要好好的,我会在远处一直陪着你。”他深情地看着她,温和的话语几乎让她再次失控。

他说:“也许我们前世曾经相许,今生邂逅只为相互陪伴一程……这就足够了。”

她默默为他续满茶水,茶室里安静得能听见彼此心跳的声音。

有一种暗哑的伤痛从心口向沉默的空气中延伸,仿佛每一个毛孔都在忍受着碎裂的声音,如咽如诉。

她深感愧疚和不安,即便分手即便永不再相见她依然很在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不仅仅因为那份真情,更因为她是基督徒,是教义的代言人,是良善的履行者,是大众的表率,不容许有辱教义的过错。所以,她为是否能从他心里洗脱自己的罪责而不安,同时,又为他们将就此成为陌路而难过。

她断了与他所有的联系,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都像那些被季节遗忘的花瓣,只有余香飘零在记忆的深处。

因为爱,所以分手

因为珍惜,所以忘记

因为永恒,所以放弃

……

为了那份执着,为了给信仰塑造一个完美的化身,给信仰留下自己一颗虔诚而干净的心,她住进了基督教理事会的院子里。那里设立了一个收容机构和义务医疗团队,她帮忙在那里打理一切事宜,并耐心地开导那些处在迷茫困顿中的兄弟姊妹,化解他们心中的怨恨,引导他们以宽容之心相待于人事,并把大部分积蓄拿来支助接济教内的孤儿和生活拮据的家庭。每天的工作尽管忙碌,但她脸上却常常挂着舒心的笑容。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活得充实、有意义。她的身体恢复了健康,看上去面色红润状态很好。

闲暇时她就去侍弄摆放在教堂廊沿下的那株棕榈树。因为棕榈树象征着希望,寓意将要来的弥赛亚,代表基督教徒们一种崇敬和向往,所以牧师去南方G市参加圣经研讨交流时带回来两棵,本不适合北方种植,另一棵已经死掉了,留下的这棵看上去枝干叶黄就要枯萎了的样子。她翻阅资料,查寻棕榈树的种植与养护方法,为它更换土质,浇水施肥。终于在她的精心呵护下,棕榈树起死回生了,开春不久就长出许多米粒般大小的小花苞,这让她欣喜。牧师说这株棕榈树来这里第三个年头了,今年是头一次开花,她更期待它开放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