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亚洲周刊》十大小说揭晓,不少作家重拾“宿命感”这个主题

《亚洲周刊》十大小说揭晓,不少作家重拾“宿命感”这个主题

发布时间:2018-02-23 17:00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4年《亚洲周刊》十大小说揭晓,获奖作品和作家分别是:《耶路撒冷》徐则臣(中国大陆)、《微喜重行》黄碧云(中国香港)、《女儿》骆以军(中国台湾)、《老生》贾平凹(中国大陆)、《三个三重奏》宁肯(中国大陆)、《妈阁是座城》严歌苓(美国)、《无尽藏》庞贝(中国大陆)、《台北恋人》蓝博洲(中国台湾)、王小妮《一九六六年》(中国大陆)和《谁在暗中眨眼睛》王定国(中国台湾)。

       《亚洲周刊》认为,这十位作家的作品涵盖广阔的生活空间,从眼前踽踽独行的个体,直至头上闪烁的星空与银河。既有重写个人一生,也有通过一己经验,寻找与时代、历史的关连,甚至跨入未来的科幻世界,拯救当代文明;亦有以贪官题材切入社会的物欲、人性的缺点,深入表现权力在日常生活中对人的异化;但更重要的是,把浓墨重彩放在“爱的救赎”上面。

       《亚洲周刊》的评论认为,中国大陆作家徐则臣通过自己走过的那条弯曲、执拗的路,努力寻找个体与时代、历史的关连。香港作家黄碧云化身为“微喜”,把走过的人生路重走一遍,纵使撞得头破血流;小说家的创作从来不只是讲故事,而是“故事反思”,在小说之中有小说的思考,以小说反思小说,或者合二为一;对于台湾作家骆以军而言,书写《女儿》同时是书写“书写《女儿》的方法”。在当代文学中,宿命感是一个被遗忘已久的主题, 尤其在中国大陆,更曾经长期被视为禁忌。今年,不少作家却重拾起这个主题。爱,是唯一的救赎之路。

《亚洲周刊》十大小说揭晓,不少作家重拾“宿命感”这个主题

       

1. 徐则臣《耶路撒冷》(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耶路撒冷》被中国评论家誉为一代人的心灵史,七十后青年作家徐则臣伏案六年,交出这部四十五万字的作品。小说以初平阳起、以初平阳终,单数标题的章节以初平阳的情人、朋友为名,是故事的主体,共同围绕的中心点是景天赐的自杀事件,作者来回描摹,经由几个人痛苦的回忆,拼凑出死亡事件的可能性;双数章标题则是由初平阳的专栏、随笔、演讲稿、短篇小说等组成,不会干扰到主体故事的推进,反而提供了一片缓衝与思考的区域,在文本内部制造出映照的空间。

       徐则臣,1978年出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 文系,文学硕士。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午夜之门》、《夜火车》、中篇小说《苍声》、《西夏》、短篇小说《花街》、《最后一个猎人》等。作品《如果大雪封门》 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徐则臣被认为是中国“70后作家的光荣”,“标示出了一个人在青年时代可能达到的灵魂眼界”。

 

《亚洲周刊》十大小说揭晓,不少作家重拾“宿命感”这个主题

       

2. 黄碧云《微喜重行》(天地图书有限公司)

       《微喜重行》,可分拆为:微喜,重行。书中女主角叫周微喜,哥哥叫陈若拙,微喜以第一人称“我”重写一生的故事,主要内容关于兄妹乱伦。其实,这方面的交代比较隐晦,重点放在乱伦对兄妹二人一生的影响。“微喜将她写过的,再写一次。你将我视作微喜,亦无不可。这是我写给我哥哥的遗书。”《微喜重行》内容有强烈的自传性成分,真实深刻、绝望而无助,它算是黄碧云对个人情感和过去作品的“重写”,呼应了1991年她的第一部描写兄妹情的作品《其后》。

       黄碧云,1961 年生于香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毕业,香港大学社会学系犯罪学硕士。曾任香港英文《虎报》记者、议员助理,也开过服饰店。曾获第三届和第十二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小说奖、第四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散文奖、第六届香港书奖、《号外》“创想生活奖2012——文学”等等。作品亦多次入选台湾文学小说选集。文字风格强烈,善于描写人性阴暗面。

《亚洲周刊》十大小说揭晓,不少作家重拾“宿命感”这个主题

       

3. 骆以军 《女儿》(INK印刻文学生活杂志出版社)

       在现实世界中只有两个儿子、暂时没有女儿的骆以军,在2014年完成了长篇小说《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