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投稿 > > 老年文化频道投稿优秀小说作品:日本料理

老年文化频道投稿优秀小说作品:日本料理

发布时间:2018-05-12 17:01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一年夏天,我和同事在美国硅谷的一家通讯公司接受技术培训。公司派来接待我们的是一名白人工程师,名叫皮特。皮特先生个子不高,长得胖乎乎的,鼻子下面留着一小撮胡须,笑起来样子很迷人。他对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中国人很热情,做事也把握分寸,为人直率,有时候,他还把夫人和儿子带来和我们一起聚餐,加深我们双方的情感。

一天中午,皮特先生来到我们在公司吃饭和午休的房间宣布:“这个周末,带你们去吃日本料理”。说完嘴角边浮起一丝狡黠的笑容,我们都知道皮特先生为什么会笑成这个样子。上个周末也是这位皮特先生带我们去吃了一回“墨西哥食物”,对于我们这些中国人来说,从未有机会吃过墨西哥食品,大家都很好奇,想象墨西哥食物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这次宴请是我们遇到的最糟糕的一次。单说那一杯饮料,上面浮着黄的,绿的,紫的,黑的…,各种颜色的漂浮物,尝一口,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酸、腥、苦、辣、我只尝了一口,再也没碰过它。正菜上桌,也是那个味,除了一碟饼子可吃外,其他的几乎没人动叉子。回到宿舍,个个用开水泡面。皮特先生知道我们不喜欢墨西哥食物,还用这个话题来挑逗我们:get some mexico food ? (来点墨西哥食物,怎么样?)他是在跟我们开玩笑,看到我们一个个摇着头,嘴里发出no 的声音,皮特开心得大笑起来。

终于等到周末了,皮特先生亲自驾车,把我们十几个人带到日本料理饭店的大门口,人还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欢呼声和喝彩声。真让人有点惊异,这里面是吃饭还是表演节目。我们一行人鱼贯而入,只见餐厅里已是座无虚席,人满为患,一阵阵的掌声,欢呼声,喝彩声都是围坐进餐的食客们发出的。来到我们预定的餐桌,这是一张大号的桌子,四分之三的桌面由食客围坐,而四分之一的桌面则是一块嵌入的铁板,那是厨师炒菜用的大铁锅。厨师来了,端着一个菜盆,腰间扎着一圈像是军人子弹带一样的东西。他首先合上电闸,给铁板加热,然后将带来的食材舖在铁板上,从腰间的“子弹带”中抽出刀和锯,快速地对食材进行分解细化,又从“子弹带”中取出铲子,进行翻炒,翻炒中两手忽的从“子弹带”中同时抽出盐、糖、味精、胡椒粉…等调料瓶,两瓶相互撞击,敲打,快速将调料撒到食材上,随后用铲子快速搅拌,翻炒。用毕,将用过的调料瓶塞回“子弹带”中,又抽出另外两只调料瓶,重复以上动作,直到所需调料全都撒过为止。整套动作连贯而麻利,让人目不暇接。炒好的菜肴用铲子直接送入每个人的碗中供客人食用。而用过的菜刀突然被厨师嗖的一声抛向空中,当刀子从空中自由下落时,只见厨师猛地扭动屁股,让子弹带中的刀鞘迎着下落的刀子,那锋利的小刀不偏不倚,正好插入子弹带中的刀鞘中。这种杂技式的表演先是让食客们目瞪口呆,随之是惊叹,最后是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带我们来的皮特先生更是兴奋异常,他不仅卖力的鼓掌,还把手指塞入口中吹起口哨,带领全桌的食客一起起哄,到精彩之处激动的满脸涨红,连嘴上的胡须都跟着一起抖动。除了切菜刀,在厨师手上操作的工具都被他一一抛向空中,用这种杂耍的方式回收到腰间的“子弹带”中。这种美食加杂技的表演,迎合了食客们喜欢刺激的天性,掌声,欢呼声,口哨声一浪接着一浪。难怪皮特先生告诉我们,这家餐馆总是生意兴隆,食客盈门,要提前数日预定才有饭吃。

席间,不时有身着和服的女子给我们餐桌送菜,只是由于厨子的现场表演太搞笑,食客们多半不会注意到她们。在这股热闹劲过后,当我的目光从餐桌移到送菜的通道时,看到一女子端着菜盆向我们的餐桌走来。我看了一眼那女孩,哦!好漂亮的女孩子,高挑的个子,匀称的身材,着一身紫红色的日本和服,步履轻盈的向我们走来。走近了才看清她的面容,那不正是古人所说的“越女腮”?她轻轻地走到我们的餐桌,放下手中的菜盆,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们。而我的心不知怎的感到有点不自在。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是日本人呢?想问她,又不好意思开口,现场有那么多人呢,难于启齿。但这个奇怪的念头总在心中阻着,不肯撤去。机会终于来了,这一次,姑娘走到我的身边上菜,于是我鼓起勇气,小声地问了一句:“are you Japanese ? ”(你是日本人?),姑娘看了我一眼,笑了笑:“No,I am Chinese。” (不,我是中国人。)听到她的回答,我长舒了一口气,阻在心中的那个奇怪的念头终于溜走了,我没猜错,她是中国人,只有我们中国的姑娘,才会长得这么漂亮。接着我又问了一句:“can you speak chinese ? ”(会说中文吗?),“of course ! ”(当然会!)太好了,“府上在中国什么地方?”,“我是湖南人,目前在美国读书,有空闲出来打工挣钱,减轻父母的负担。”我点点头。“你呢?”,“我是南京人,来美国接收技术培训的。”姑娘对我点头笑笑,然后拿着空盆悄然离去。